开发商、保险商博弈,患者买单的1000亿美元减肥药市场


大湾区生物医药产业创新领域顶尖行业盛会!
 

医药市场最近的话题,GLP-1减肥药可能算得上最热门的之一了,颇有一些“平生不擦减肥边,便称重磅也枉然”的架势,毕竟这是一个理论价值可能超过1000亿美元的话题。

 

尽管多肽减肥药已经成为孕育重磅炸弹的温床,但更加重要的是,它的重磅潜力只能称得上“小荷才露尖尖角”。仅在美国,约有1.3亿成年人因其体重和其他健康状况而有资格使用GLP-1。但真正的“下单率”目前只是这个分母的个位百分数。

 

根据数据分析公司Airfinity Ltd.的数据,即便只有三分之一患有严重肥胖症的美国人服用它们,美国减肥药的销售额都将增长30多倍,从而成为一个价值800亿美元的庞大产业。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 Inc. 的分析师则预测,糖尿病和肥胖症的GLP- 1药物(包括GLP-1/GIP这样的双重受体共激动剂多肽)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重磅炸弹,每年在全球带来高达1500亿美元的收入。

 

阻碍理论换成真金白银的最大障碍,恐怕就是这些多肽药物高昂的价格了。大多数符合条件的人无法购买这些每年花费超过1万美元的药物。使用这些药物的人可以说非富即胖(前者以那些无病呻吟的好莱坞和社会名流为代表,后者是必须使用这些药物挽救生命的病人)

 

在这种局面下,这些减肥药的命运,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医疗保险机构的决定了。法统上被接受,你的锦衣玉食的岁月就来到了。然而前景可能并不那么令人乐观,至少道路那将是相当曲折。保险公司不是慈善机构,讲求的是一个回报,但是美国的私人和公共保险公司可能不相信这些多肽减肥药能带来“木桃换琼瑶”的好事。

 

Medicare是针对老年人和一些长期残疾者的联邦健康保险计划,在他们的商业开发中,减肥是与秃顶和勃起功能障碍归为一类的(都是那种一言难尽的适应症,但从对于健康威胁的角度,肥胖症其实不应该与后两者为伍)。四分之三的私人保险公司也不承保减肥药。根据Bloomberg商业周刊对全美范围进行的一项调查,大多数针对低收入和残疾人的美国州医疗补助计划,也限制了减肥药的覆盖范围,只有10个提供广泛覆盖范围的州囊括了减肥药。

 

不仅在美国,在欧洲和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减肥药的覆盖率也参差不齐。即便保险公司愿意支付费用,患者也可能面临各种门槛,例如可以享受多长时间的减肥药保险,或者必须证明他们首先尝试过其他减肥方法,在均告无效的情况下才递上减肥药的投名状。

 

随着医学的进步,人们已经意识到肥胖与许多慢性健康状况密切相关。即便像美国这样肥胖者遍地,极品医生认为疫苗中含铁磁性物质的国家,肥胖症的危害也逐渐广为人知。医生经常建议适度减轻体重,以避免与肥胖相关的风险,包括高血压、胆固醇和血糖。从制药行业的角度来看,GLP-1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案,并得到越来越多的医生的认同。

 

但我们知道,自然界的真理与商业或是政治的真理是两个概念。医疗保险机构并不否认美国“肥胖者众”这个事实,就像美国“谢顶者众,不举者众”一样。不知道保险公司是否怀揣“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的逻辑,对于肥胖症患者面临的健康风险采取各执一词的态度。

 

确,最近有一项医学发现,多达三分之一的肥胖症患者是“代谢健康”的,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患上糖尿病和高血压这类的疾病(但反过来看,有三分之二的是“代谢不健康”的)。甚至对于肥胖症的标准也存在争议,广泛使用的BMI (Body Mass Index,身体质量指数) 标准,只要有个计算器就能计算出来:用你体重的公斤数,除以你身高(米为单位)的平方,得出一个以(kg/m2为单位的BMI。对于成人来说,BMI在18.5到25之间为体重正常,25-30为超重,30-35为轻度肥胖,35-40中度肥胖,大于40为严重肥胖。

 

在中国,18.5-23.9为正常,24-27.9为超重,大于等于28为肥胖。而正常、超重、肥胖组中,又会根据腰围分为危险、高危险、极高危险和最高危险的组别(危险程度针对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等疾病风险)。然而BMI的方法有些过于肤皮潦草, 它没有将体脂考虑进去。究竟哪些高BMI人士需要使用减肥药,目前尚未有定论(即便BMI没有考虑体脂,但BMI大于30的人群应该用不着“顾左右而言他“了吧?)

 

GLP-1多肽药物的试验数据目前有点跟不上他们的宣传力度和人们的热捧程度了。到目前为止,试验仅证明只有Ozempic®(semaglutide)可以降低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以及心脏病发作和中风的发生率。保险公司主要为糖尿病患者(包括约3500万美国人)提供该药物的保险。

 

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些药物对其他肥胖患者有长期的健康益处,除了最明显的体重降低之外。问题的关键在于,体重降低和服用者健康之间的关联度究竟强到什么程度?这里的健康应该不包括那些“社会显贵“看重的心理健康。

 

作为减肥药舞台聚光灯下的人物,诺和诺德与礼来目前都在厉兵秣马地验证他们的semaglutide和tirzepatide在减肥之外的效用,除了扩大标签范围之外,这关乎到他们的产品是否能被纳入保险覆盖。两者都在测试GLP-1是否能预防非糖尿病患者的心脏病发作和中风。进一步的试验涉及与肥胖相关的其他疾病,包括心力衰竭、睡眠呼吸暂停和膝骨关节炎。他们都瞄准一个共同的目标:即推翻肥胖是“此天意,非病之罪也“的论点。

 

数据会推动制药公司与保险公司之间的博弈平衡。前者希望更多的覆盖,实现“天下胖者有其药“的目标(和政治目标一样,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而后者则恰恰相反,”你之佳肴,我之毒药“,我把啥啥都覆盖了,谁覆盖我?即使只”择其胖者而从之,其不够胖者而改之“的有限责任覆盖,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也将是一笔高额的成本。有研究发现,成年人肥胖患者每年在美国造成1730亿美元的额外医疗费用。

 

被卡在药物赞助商和医疗保险公司博弈中间的,是那些需要这些药又囊中羞涩的患者。尽管在没有保险公司掣肘的情况下,药物开发商已经足够创造一个庞大的市场:美国人每年花费大约500亿美元试图减肥。在减肥药流行的头几年里,有400万人服用了芬芬(fen-phen,已经因为安全问题退市)。Novo去年出售了价值近9亿美元的 Wegovy®(semaglutide),自2021年年中推出这款减肥药物以来,一药得道的Novo的市值已经大约翻了一番。

 

但即便如此,在追求财富的道路上,哪里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悠然,有的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的价值观。开发商需要最大化他们的重磅炸弹,以实现“以弹养弹”的“子子孙孙无穷弹也”的崇高目标。制药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的领域,需要有不断的新药涌现,才能保障长治久安,否则“今日之修美乐,他日之与众乐”的专利悬崖可能倏尔就到眼前。

 

然而在这个争取被保险覆盖的当头,出现的一群猪队友,令原本就注定艰苦的博弈更加前途叵测。包括马斯克和汉德勒这样的“业余患者”表示他们已经使用了GLP-1药物,好莱坞还爆出了“Ozempic®派对”的传闻。这些哗众取宠的“玩闹”们为保险公司送来了“不应全面覆盖”的论据。这可称得上当代的“朱门针头秀,路见不平没人吼”了。

 

制药公司在这场博弈中也绝非不饮盗泉之水的志士。每年超过1万美元的费用,已经造就了美国市场上最为昂贵的2型糖尿病之一。而新瓶装旧酒的肥胖症药物,在没有改变活性成分的基础上,价格却是不遑多让:获批上市的减肥药Wegovy®每年的售价超过1万7千美元(Bloomberg数据),比同为semaglutide的Ozempic®高出40%。

 

诺和诺德给出的理由是,Wegovy®中的semaglutide剂量更高。根据最近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项分析表明,即使只有10%的肥胖Medicare受益人注射Wegovy®,每年产生的花销也能够达到约270亿美元,占Medicare药物净支出的18.5%。

 

那么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开发商降低药物价格上,是否会有道德绑架的嫌疑?根据Obesity杂志2月份进行的一项研究,Wegovy®一个月疗程对应的成本是40美元,其中包括了活性药物成分、赋形剂、配方、税收,并且善解人意地加入了10% 利润率。在药物通常较美国更便宜的英国,Ozempic®每月的费用约为90美元。研究者认为,高价格将已经令非洲、印度和其他肥胖率上升的低收入国家的患者成为了可以舍弃的outlier(离群值)

 

为什么制药公司不愿意降低他们的药物价格?道理一部分在于隐性成本是无法通过药物生产过程产生的费用来计算的。开发商们需要将这款药物开发过程中产生的外人无从所知的因素考虑进去,例如没有上市的相关药物开发过程中产生的费用。而且并非所有上市药物都可能产生利润。有一种评价方式,将26亿美元作为阈值,如果药物的累计销售额无法达到这个阈值的话,那么这款药物可能会成为“不盈利”产品。每家公司都可能有这种“不盈利产品”,因此自己的盈利产品,尤其是重磅炸弹,就有理由肩负起“大辟公司药物俱欢颜”的责任。

 

另外,风云变幻的药物市场,谁也无法准确地先知先觉,很多不可知因素可能会让制药商的利润大幅降低。例如美国立法者已经向胰岛素生产商施压,要求他们大幅降低胰岛素产品价格。礼来、诺和诺德和赛诺菲都深受影响。所以这也解释了他们最大化当红重磅的利润率的做法,毕竟“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制药公司会提供优惠券,保护享有私人保险的患者免受高额自付费用的影响,同时让保险公司承担大部分费用。

 

恩威并施是政府在这场博弈中可以采用的态度,他们可以让保险公司做出让步。因此,各路纵横家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开始了上窜下跳的介入。自从推出首款减肥药以来,Novo在美国的游说支出增加了近80%。它还资助肥胖成本的研究,并与开药方的医生合作。他们选择将费用投在这些领域,颇有一些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意味,不过一旦保险被覆盖,那些拥有保险的患者也能因此获益。

 

今年,美国人事管理局(United States 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美国联邦政府负责管理公务人员的独立机构)开始要求保险公司对于800万人的庞大的联邦雇员的健康计划做出变动,要求其中包含至少一种GLP-1肥胖药物,但是这只是联邦雇员们才能享受到的福利。Novo Nordisk还游说美国国会通过治疗和减少肥胖症法案,该法案将扩大Medicare的覆盖范围,将肥胖症药物包括在内。估计有2000万美国肥胖者患者享受医疗保险。

 

在保险公司和制药公司展开激烈角逐的同时,是那些患者箪食壶浆地大飨开发商,他们是这场盛宴的提供者。或者说,他们就是盛宴本身。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