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锋朱晋桥:投资人、企业家与英雄梦 | 制造2023


 

 

 

人是万物的尺度,是一切的目的。在格外需要人的智慧的这一年,我们决定要「制造2023」。「制造2023」是一个关于中国医药人的专栏,在这里我们计划用医药人的创造力、想象力、意志力、执行力等一切人的力量填满这空白的时间,创造一个具体而充满活力的2023年。

 

 

 

意外地,朱晋桥聊起了张维迎的新书《重新理解企业家精神》。

 

这本书首版于2022年6月。步入花甲之年的张维迎变得格外柔软而包容,这位研究企业家近40年的经济学家,终于抛掉了禁锢自己的范式,「真正明白了企业家精神」。

 

他试图让更多人理解并认同,企业家的非理性部分也是经济内生力的来源之一,「对信奉科学、特别是受过正规经济学教育的人来说........必须理解企业家精神不是什么......第一,企业家决策不是科学决策,不是基于数据和计算,而是基于想象力和判断;第二,企业家决策不是满足约束条件下求解,而是改变约束条件,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第三,企业家不以利润为唯一目标,企业家有超越利润的目标」,所有人都应该保护这可贵的想象力与活力。

 

中国医药医疗市场,绝非张维迎理想中自由经济生态中的成员,投资医疗二十年的朱晋桥自然深谙其道,他共情的只是对中国企业家的新解读。

 

八零九零后医疗投资人,要么有一路到博后、医院或药企的科研、临床或产业背景,要么是海归投资精英,对新兴技术和绝对理性市场几近痴迷,但从2001年就开始投医疗的60后投资人朱晋桥,两者皆非,他和倚锋资本的成功被媒体形容为走了「谜一样」的路子。

 

人们对这些不可拆解、复制的商业案例,或概之以天赋,或归功于不可复制的大β时代,且往往后者更容易为世人所接受。遍地黄金的年代,创造财富的最佳方法就是「弯下腰去,把金子捡起来」。

 

但朱晋桥不以为然,在关于人和创造力的部分,他是「新企业家论」的现实写照,他以「企业家」自居,也以此解释自我决策的合理性。在前路未知的当下,持理性人框架的知识分子、精英与这群从「草根」到殿堂的中国本土企业家们,终于达成了某种和解。

 

在外界看来,倚锋投中阿兹夫定也像是一个谜。

 

若要将这个世界上所有认可阿兹夫定的人排个先后,朱晋桥一定名列前茅,他对这款小分子的乐观程度远超我最正面的预期,而朱晋桥是倚锋资本的灵魂人物,他比有野心但缺少话语权的新一代投资人更具决策权,这或许是谜底之一,尽管它并不稀奇。

 

朱晋桥不是阿兹夫定的全部。在无人问津的漫长岁月里,与阿兹夫定相伴近十几年的,是「创始人」王朝阳以及杜锦发等一众科学家;将其推至数亿感染者面前的除了倚锋资本等投资机构的近八亿元人民币,还有一众参与新冠临床研究的PI、开闸的CDE、接棒的复星医药以及平顶山政府。

 

但或许没有朱晋桥就没有阿兹夫定,也就没有中国首轮几亿人感染大潮中第一个国产新冠口服药。

 

朱晋桥与阿兹夫定的故事,是「新企业家论」中名为软知识的那一页,它在这个枯燥无聊的标准化时代显得尤为珍贵。

 

以下是朱晋桥的自述:

 

 

 
1
巴菲特的皇冠

 

一级市场人人都明白,投资新冠产品的复杂程度、刺激程度要比一般投资高出几个量级,一瞬天堂一瞬地狱,迟疑会败北,激进也会,一动不动看着别人热闹也算不得好法子。成就是吊在眼前的诱惑,隐约朦胧但触手可及。手轻轻一伸,TS一签,成了,黄袍加身,败了,沦为笑柄。

 

少有人能克制住伸手的欲望。「赌」是投资人的天性,它的正面表达叫好奇,勇敢,并承担风险。投真实生物时,同事们也犹豫,但得投,我自己投,家里人也投,新冠项目具有公共属性,本就有我的一份,推脱不得。

 

我们做投资,不在乎是在四线城市平顶山,还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我们目标很明确——满足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这是我们判断是否投资项目的核心标准之一。在当时疫情之下,无论是治疗端还是预防端,都存在巨大的用药缺口,我们作为生物医药投资机构,自然而然地参与其中。

 

功名对我们这个年纪的投资人来说,吸引力已经没那么大了,之所以还在竞技场中折腾,无非就是享受这个过程,享受折磨,也享受成功。众所周知,生物医药投资周期长、风险也高,但我们倚锋从不随波逐流,我们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并且深耕在生物医药领域投资,取得了如今的成绩,它带来的充实的成就感、精神价值、意义绝非金钱可以替代。

 

与市场相左的判断被现实成功验证,于任何一位投资人而言都是巴菲特的皇冠,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这世上多的是可投可不投的项目,大多数投资人用大多数的标准对付大多数的项目,分歧不会太大,但投资人们对那些值得为之痴狂的、非投不可的项目的判断往往是零和的,在不同投资人眼中,它的得分可能是0和100的差距。

 

而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就是能利用别人还未认识的获利机会,创造价值。

 

我们从2020年3月开始接触真实生物,11月领投A轮,此时阿兹夫定治疗新冠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性临床结果,它国内三期临床4月获批,俄罗斯的三期临床6月获批,巴西临床也在申请中,同期还有HIV的临床数据可供查验。

 

A轮之前,倚锋团队按照公司投资流程调研了八个月,速记一页一页地看,会一场一场地开,结果是数据没问题,风险在我们接受范围内,而且向上的想象空间也够高,我没理由临阵退缩,我的团队也不能退。

 

投B轮是在2021年8月,阿兹夫定首个HIV适应症刚获批上市一个月。

 

阿兹夫定的新冠适应症在国内的有效性标准是病毒载量,张福杰教授认为这是抗病毒药物最本质的作用,试验从德尔塔变异株做到了奥密克戎,没问题;俄罗斯的要求是感染者第7天临床状态改善比例及时间,也没问题;巴西开了两个临床一个是中度患者第15天临床状态改善,一个是轻度感染者按WHO评分表评估症状改善,也没问题。

 

临床前后数据和进展是可以相互佐证的,单从数据看,阿兹夫定的小分子能杀死新冠病毒。当实实在在的证据呈递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只需选择信,还是不信。我们选择相信。

 

倚锋资本连续两轮领投,投进去的钱有几个亿,这可不是一般的规模。我们不可能拿自己和LP的钱开玩笑,这么大手笔押注的唯一原因,就是阿兹夫定治新冠的价值,我们看到数据后,认为阿兹夫定作为新型核苷类逆转录酶和辅助蛋白Vif双靶点抑制剂具有独特优势,认为阿兹夫定5mg每天不超过2周疗程的超小剂量在各人群上足够安全。

 

不仅如此,基于其胸腺三磷酸化机制,我们认为阿兹夫定可以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能在暴露后预防的临床中取得阳性结果。这些全新机制的临床验证当然有失败的风险,但我相信一线顶级医学专家们对疾病和药物的理解比教科书要宽广得多。若人人只照教科书过活,那还有谁去写不一样的书呢?

 

我信它能成,这是倚锋投钱支持他们继续开展临床的唯一理由,我甚至可以成为它的临床受试者。

 

医疗投资的获得感与生死相关。感染潮中,我本人、我的亲朋好友也在服用阿兹夫定。一位相识的医生让我帮忙找药,说「你能不能先给我5粒让我给病人先用上」。那一刻,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

 

「投生命健康,值了」。

 

 

2
最宽的路

 

我是1966年生人,是大家常说的最好命的一代人中的一个。谁能想到,生于贫瘠,长于动荡的60后,居然是最好命一代。

 

我最爱的是金庸江湖,他塑造了一代人的英雄观。

 

我们这一代中的大部分人在成长阶段,书读得少,不似学富五车的知识分子,有那么多先进的理论,也不像现在的年轻人懂得太多了反而变得沉重。也许恰恰是因为“正经知识”学得少,才会痴迷流行文化里的超现实世界,天真地认为那些都是现实世界与美好未来的映射,进而彻底忽视小苦小难,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成就一番事业。

 

那时候的流行小说、歌曲、影视作品,都是向上的,我在采访中常提起《阿甘正传》,不管它的作者想表达什么,这部影片在我这是励志的:天真的阿甘,于时代洪流中坚守美德,也不是坚守,他就是美德本身,无需坚守,是我们应该坚守美德;而当我有了他的美德,我应该也能创造奇迹,毕竟阿甘智商只有75,至少我的脑子要比他好使。

 

这些是我投资观的一部分。张维迎先生讲,成熟企业95%以上的决策属于日常管理决策,是可以从书本上习得的,另5%是软知识,是高管的直觉、想象力和判断,而我的5%里,是我们这一代人从实业摸爬滚打习得的经验。

 

90年代,我来到深圳做实业白手起家。

 

没做过实业的人,不太能体会实业有多么笨重,那时候的实业大都靠苦力气。钢筋水泥混凝土堆砌的世界是有尽头的,工人、行业、城市的尽头就在眼前。我总想奔到更广阔、更轻盈的空间里去。

 

我在医疗领域的第一桶金来自迈瑞医疗,这一笔投资收获不仅仅停留在金钱层面上。这笔投资最大的意义便是将35岁的我一把拉进了这个与人类生命、国人健康最相关的领域。我可以尽情想象:家国天下,科技未来,人心人性,永无止境。

 

我们这一代的确命好。与迈瑞同期的备选,还有腾讯QQ和赛格车圣,这是那个奔腾年代的注脚之一,无论我投哪一个,或哪两个,或三个都投,总不至于太惨。当时觉得腾讯是新事物风险高,但现在看来,反而是医疗的水更深。

 

在深圳这块以「敢」著称的风水宝地和须得「胆大心细」的风投行业摸爬滚打了二三十年,尝到了「敢」的甜头,也只是变得越来越「敢」。

 

投阿兹夫定和其他新冠项目也是如此。新冠总得有人投,产品得有人做,我身处其中,自然有一份责任,要是所有人都禁得住「诱惑」,都按兵不动,那大家用什么防新冠、治新冠呢?

 

石子拦不住奔流。你只需专注地冲着那条最宽阔最本真的路走,一点一点扫清认知上的障碍,把项目理解透,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即使最后真的到不了终点,那也是惜败,更何况如若真能做到无欲则刚,失败的风险自然就小了不少。

 

家国天下,企业家责任,生命健康,都是宽阔的路。

 

 
3
生意,是人与人链接的一部分

 

一级市场的投资是做生意,不是把钱投进去就等着收益,做生意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链接,取每一个人最擅长的部分,拼成一个图案,然后被时间拉伸,不断丢掉和添加物料,长成一个稳定的几何体。

 

但链接的过程是门艺术。

 

首先你要识人、充分地了解人。识人的要领就是将心比心。人是商业之本。生意场上的酒桌文化之所以经久不衰,便是因为中国人内敛含蓄,酒后才有可能坦露本性,你才能知道这个人能有什么本领可以贡献出来,有什么不足需要弥补。

 

投资需要考察核心团队。我们实业出身,知晓创业的不易,不会刁难人,企业缺人我们就帮忙找人,缺钱我们就帮忙找钱,但你要懂企业,知道它到底需要什么。

 

人与人链接,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我们这一代人的优势就是天然地懂中国商人,不管你是草根逆袭,还是精英下海。

 

人的力量,可能远超商学院课程的预测,更不为这些后来者总结的规律所限制,正如这个世界不被当下的学术论文定义,它们只是某一个单向的维度。

 

在倚锋资本成立之初,一些朋友帮了我们很多忙,这无法被一板一眼的商业规律解释,但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却也不奇怪,那是一个人信任人、人帮助人、人爱护人的时代,人总能给人力量。

 

2014年,微芯生物公司发展步入成熟阶段,当时公司董事会里投资人占太多席位。我认为,所谓“董事董事”必须要24小时懂公司才能做事,我们作为投资人已经帮不了太多,为了提高公司决策效率,我带头退出了董事会,让更多公司内部人员担任董事,后续又有多个担任董事的投资人一起退出了。不图虚名,从公司效率最大化角度出发,才有利于公司长期发展,这是倚锋一贯的务实做事态度。

 

微芯生物是我们第一期基金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它的创始人鲁先平是位正直、有韧性、有报国之志的企业家,这样的项目,自然而然地符合我们的偏好,我们很难拒绝。

 

财富与情谊交织、循环,但幸运地没变形。靠着多年积累,倚锋为LP带来了超乎预期的回报,不少LP甚至复投了十几次。我年逾半百,依然身处理想的江湖,无比珍惜。

 

有道无术,术尚可修;有术无道,止于术。中国商人就是以脑子灵活见长,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人无绝路。倚锋投医疗二十年,在“道”上有足够且仍在修进的积累,我们敢投原创药,敢投早期,不是依赖运气。

 

《我要投资》第四期,上来一个憨憨厚厚的93年小伙,带上来一个父子档创业项目。家族企业,封闭管理,自负盈亏,信息披露不专业,小伙子分数最低,差点被淘汰。

 

但我几乎给出了整季节目的最高分,并给出了那张复活卡。我坐在导师台上,看着眼前正在语调平稳地介绍项目的小伙子,脑海里想起了我的儿子。不论分数和表现如何,父亲总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常有人说中国投资人是最勤奋的一群人,我们一般会引以为豪,但面对家人时总会心生愧疚。年轻人愿意子承父业,对于一位传统的中国式父亲而言,绝对是欣慰。

 

我的商业起点是来深圳时兜里仅有的13块钱,而年轻人们的起点是名校、海归和富足的物质世界。我们有我们的金庸江湖,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漫威宇宙。

 

我们是从混沌的实践走向有序的理论,新一代投资人是从有序的理论走向本该多元但被太多规则限制住的实践,所以,这些实践知识和软知识可能才是更善理论的年轻人们最需要的,也是我们这一代人仍可以奉献给这个世界的,这是一代人与一代人的交接,它当然关乎责任、未来,但也关乎想象力和勇气。

 

年轻人面临着更复杂的时代命题,但我依然相信人的力量、中国人的智慧可以创造未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而未来,属于年轻人。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