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卖身的“倒爷”Biotech,转眼进入关停倒计时


 

2月13日,一则重磅消息刷爆了各位医药人的朋友圈——联拓生物已宣布,其董事会已完成对公司的全面战略审查,决定开始逐步缩减其业务。换句话说,这家致力License-in商业模式的“倒爷”将按计划逐步走向“消亡”。

 

 

决定从纳斯达克摘牌、注销并暂停其在交易所法案下的报告义务,以减轻运营作为上市公司的负担。此外,公司宣布逐步停止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同时决定发放4.8美元/股的特别股息,总计金额约5.28亿美元。
 
与此同时,联拓生物计划在第一季度将裁员50%的员工,并在2024年全年继续进行裁员。预计到2024年底,公司的业务将停止运营。
 
在剩余资产出售或许可终止以及员工裁员基本完成后,联拓生物预计将在2027年上半年完全解散。
 
值得一提的是,联拓生物在资本市场表现依旧稳健。消息公布第二天,公司股票不跌反增,涨幅超过18%。

 

 
 

 

 
1
“倒爷”的生意经
 

众所周知,新药研发是一个极度“烧钱”的高风险项目,早期我国药企研发、创新的能力比较差,研发资金也不充裕,License-in模式凭借其优势乘风而起,该模式一度被视为颇适合中国创新药发展的产业模式。

 

成立于2020年8月的联拓生物,得益于Perceptive Advisors创新药孵化公司的帮助,其公司业务范围已跨越大洋。公司将美国和欧洲的新药和试验性药物引入中国,在中国完成临床研究,以获得批准,并建立销售该药物所需的商业化团队。

 

2021年11月,联拓生物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市场后,更是创下数项“之最”记录。

 

统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8月,中国药企的海外License-in项目共计45项。从交易数量来看,联拓生物以5项创新药的License-in项目数量居于国内药企之首。

 

而随着行业发展,在License-in模式中,另一种盈利模式“转卖”,开始进入联拓生物的视野。

 

去年10月24日,联拓生物宣布与BMS达成协议,通过“低买高卖”创新药权益赚了3.5亿美元,就给了行业不小的震撼。

 

根据协议条款,联拓生物授予后者Mavacamten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泰国等地进行开发和商业化的权益,而联拓生物将获得3.5亿美元的一次性付款。

 

往前推三年,联拓生物以4000万美元首付款、1.475亿美元潜在里程碑付款,从MyoKardia引进Mavacamten在上述市场的权益。这一波操作下来,联拓生物到账约25亿元。

 

此外,2022年12月,联拓生物还与辉瑞就RSV药物Sisunatovir达成协议,辉瑞将退回联拓生物此前付出的2000万美元首付款,同时,由辉瑞负责这款药物的后续开发和商业化,而联拓生物还可获得1.35亿美元的商业里程碑付款以及销售分成。

 

此番不仅让联拓生物收回首付款,亦有后续销售分成可以拿,成就了联拓通过转卖赚到的第一桶金。

 

 
2
基本盘尚可一观
 

可以肯定的是,做“倒爷”的这几年,联拓生物手里攒下了不少“好货”。

 

(联拓生物部分License-in项目  图源:猎药人俱乐部)

 

联拓生物的管线分别来自BridgeBio和MyoKardia的子公司Navire Pharma和QED Therapeutics的多种FIC产品,涵盖心血管肾脏、肿瘤、眼科、炎症疫病和呼吸系统适应症,且大部分已处于后期阶段并已得到临床验证。

 

其中,TP-03、NBTXR3、infigratini和为主要候选产品。

 

TP-03拟开发用于治疗蠕形螨睑缘炎和睑板腺功能障碍两种眼科疾病。NBTXR3是肿瘤领域一款潜在“first-in-class”放射增强剂,潜在适应症包括头颈癌、实体瘤,是联拓生物与Nanobiotix达成开发和商业化合作的创新疗法。

 

在肿瘤领域,还有FGFR抑制剂infigratinib (BGJ398)、SHP2抑制剂BBP-398。Infigratinib是一种口服FGFR1-3选择性抑制剂,拟开发治疗胆管癌、胃癌、以及其他因FGFR基因变异导致的肿瘤;BBP-398是一种SHP2抑制剂,拟开发用于治疗耐药性和其他难治性肿瘤。

 

上述两款产品均为联拓生物与BridgeBio合作研发的产品,根据协议条款,联拓生物将获得中国及指定亚洲市场的商业化权益,并参与infigratinib与BBP-398的临床研发。

 

除上述几款合作战略产品之外,联拓生物还引进了三款炎症领域的创新药omilancor、NX-13、LYR-210。其中,联拓生物与Landos Biopharma达成了新药Omilancor(BT-11)和NX-13的合作协议。

 

2020年,联拓生物还与BridgeBio达成战略合作,借此优先获得BridgeBio的20多种管线产品,包括已许可和已收购的产品,为期四年。联拓生物的合作伙伴包括Nanobiotix、Landos Biopharma以及Lyra Therapeutics。

 

(联拓生物达成的BD交易(单位:亿美元) 图源:细胞与基因治疗领域 )

 

 
3
拒绝“卖身”,高管出走
 

彼时的联拓生物就像风浪之中,没有舵手的孤舟。更糟糕的是,其丰厚的“家产”已经引起了同行的觊觎。

 

去年12月初,Tang Capital Partners旗下的Concentra Biosciences向联拓生物提出了生物技术收购要约,提议以每股4.30美元的现金交易抄底收购后者。Concentra在收购邀约中表示,公司可以为联拓生物股东实现价值最大化,并将管理或过渡任何剩余的临床研究活动。不过,交易完成时联拓生物需要至少拥有5.15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

 

Concentra还紧迫地要求联拓生物,在12月8日下午就做出回应,否则届时收购邀约将失效。如果联拓生物接受收购要约,Concentra将在12月22日前就最终协议进行谈判,并在2024年2月22日前完成交易。

 

但在联拓生物眼里,Concentra并非“拯救者”。显然,以联拓生物如今的现金流状况无法满足这一要求,截至2023年9月30日,该公司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有价证券及限制性现金合计2.522亿美元。

 

12月7日,联拓生物拒绝邀约,认为其“低估了公司的价值,不符合联拓生物和其股东的最佳利益”。

 

颇为棘手的是,在该决定后,接连两日,联拓生物人事还发生了重大变动:两位公司高管相继宣布离职。先是首席执行官王轶喆从公司离职,第二天,公司的首席财务官Yi Larson也宣布了离职。

 

或许是与初心相违,王轶喆曾表示,“联拓生物的License-in不是只把产品买进来,开发之后就结束了,而是要把商业化理念贯穿整个医药生命周期。因为只有最终将创新药物推向市场,才能让患者真正获益”。

 

与此同时,公司的资本结构和偿债能力还引发了投资市场对该公司的关注。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联拓生物年内净亏损为6970万美元,2022年同期为净亏损9200万美元。现金流方面,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其现金、现金等价物、有价证券和限制性现金总额为2.522亿美元。

 

与大多Biotech的命运一样,联拓生物至今仍未有一款产品成功商业化盈利。对此,有行业人士解释称“不是它不想做,而是没有足够的腾挪空间”。

 

说到底,License-in模式最后拼的还是钱,公司管线需要大量的资金储备孵化——反观联拓生物在研管线却还有8条,光支撑研发都可能很难维持两年,更不要提自建商业化团队了。

 

如今来看,联拓生物的“硬骨气”抉择有迹可循。在公司关闭程序中,联拓生物还将立即启动资产出售的动作,一旦出售完成,公司将获得的现金分配给股东。

 
参考资料:
1.联拓生物官网
 

2.联拓生物:CEO和CFO离任;细胞基因治疗前沿

 

3.标志性事件:联拓生物将关闭;医药笔记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