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价出炉!3000万一剂的天价药有市场吗?


前几天,又一款基因疗法获批——FDA批准了Orchard Therapeutics旗下基因疗法Lenmeldy(atidarsagene autotemcel,arsa-cel),用于治疗满足特定条件的异染性脑白质营养不良(MLD)儿童患者。

 

3月20日晚,Orchard公布了这款超罕见疾病药物Lenmeldy在美售价,批发价高达425万美元(人民币超3000万元)一剂,跃升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药物。超过了此前的价格冠军——每剂350万美元的血友病B基因疗法Hemgenix,更远超单价320万美元的杜氏肌营养不良症药物Elevidys。

 

425万美元,相当于上海一套豪宅。Orchard却坚持称,其价格反映了该药物的“其临床、经济和社会价值”。

 

与定期服用的传统药物不同,基因疗法具有一次施药持久治疗的承诺,为患者节省大量长期护理资金。但即便如此,过往经验告诉我们,高价基因疗法想要兑现其预期市场依然难关重重。

 

 

 
1
85%患者应答的唯一疗法

 

MLD是一种极其罕见、危及生命的机体代谢系统遗传性疾病,由芳基硫酸酯酶-a(ARSA)基因突变引起,ARSA缺乏会导致硫酸盐在脑和身体其他区域(肝脏、胆囊、肾脏、脾脏等)堆积,从而导致疾病的发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的神经系统会受到损害,导致人体在运动、行为和认知上退化,并发生严重痉挛和癫痫发作等神经问题。MLD患者会逐渐丧失活动、说话、吞咽、进食和视觉能力。

 

大部分患者会在出生后30个月内(2岁半左右)出现症状,表现为肌肉萎缩、丧失视力、吞咽困难、发育迟缓、浑身抽搐等。发病后5年的死亡率估计为50%,10年的死亡率估计为44%,也就是说,这些患者通常会在5岁到8岁时死亡。

 

而相对幸运的,发病较晚的患者寿命会稍长一些。30个月到6岁之间发病的患者,病情恶化速度会慢一些,寿命能延长10到20岁。

 

从全世界来看,MLD的发病率为16万分之一,可以说是超罕见疾病。英国平均每年只有5个孩子出生时患有MLD。在美国,每年约有40名儿童出生时患有MLD。

 

目前,Lenmeldy是美国FDA批准的治疗MLD儿童的唯一药物。这是一款慢病毒载体的造血干细胞基因疗法,通过慢病毒载体将ARSA基因转导入患者自体的CD34阳性造血干细胞中,使其能够正常表达芳基硫酸酯酶-a,之后回输到患者体内,改善疾病进展。

 

FDA新闻稿透露,在两项涉及37名MLD患儿的单臂开放标签临床试验中,与未经治疗的儿童相比,该药物显著降低MLD儿童患者的严重运动障碍或死亡的风险。

 

数据显示,所有接受治疗的症状前晚期婴儿形式的MLD儿童在6岁时均存活,而自然史组中只有58%的儿童存活。5岁时,71%接受治疗的儿童能够在没有辅助的情况下行走。85%接受治疗儿童的语言和表现智商得分正常,而未经治疗的儿童尚未报告这一情况。同时,患有症状前青少年早期形式MLD和早期症状早期青少年形式MLD的儿童表现出运动和/或认知疾病的减慢。

 

此外,累积随访数据显示,该疗法显示出良好的耐受性,无治疗相关严重不良事件或死亡。

 

 
2
复杂疗法商业化难题

 

Lenmeldy是目前市面上针对该疾病的唯一疗法。对于其制造商来说,他们需要收回研发、测试和制造产品的高昂成本,因此寄希望于保险计划的承接能力,定高价搏一搏。

 

这种基因疗法曾于2020年在欧盟获批,2022年在英国获批,上市价格为280万英镑。Orchard最新财报显示,该疗法在2023年前9个月的销售额达到1270万美元。

 

事实上,批发成本通常不是患者支付的费用,而是公共和私人医疗保险计划(包括州医疗补助计划)考虑和承担的成本,美国每10个儿童中约有4个在该保险计划的覆盖范围内。

 

但医疗政策专家评论,现今,天价细胞和基因疗法越来越多,各州和其他保险公司支付其费用的能力面临压力,如果计划将这些疗法作为一个单独类别排除在承保范围之外,最终很可能限制了患者获得治疗的机会。

 

玩脱的案例并不少见。因为难以获得报销,基因治疗制造商蓝鸟生物在2021年退出欧洲市场。最近,BioMarin依然在努力推出其血友病基因疗法,但该公司去年仅从Roctavian治疗中赚取了350万美元,远低于8个月前预测的5000万至1.5亿美元。就连Orchard自己,也在2022年主动放弃了一种难以为继的基因疗法——Strimvelis。

 

但Orchard坚持认为,Lenmeldy的发展轨迹会有所不同。首先,其具备可靠的长期数据,研究人员对最早接受Lenmeldy治疗的患者进行了12年的随访,这是目前基因疗法中持续时间最长的随访数据。

 

此外,Orchard还计划制定细胞和基因疗法成果协议,旨在与付款人分担风险。

 

“MLD给家庭和护理人员带来了巨大的情感和经济负担。随着疾病的进展,他们每年都面临巨大的工资损失和额外的费用,而失去孩子的痛苦是无法量化的。”Orchard高级副总裁兼北美总经理Bennett Smith声明中表示,该药物为别无选择的患者提供了解决方案,基因疗法起到了跨越生死的变革性作用。

 

根据这一说法,Orchard最终将批发价抬升至425万美元,超过临床和经济评论研究所确定的230万~390万美元的成本效益门槛。

 

然而,市场的承接能力究竟有多大,以及药物定高价带来的公平可及问题,仍有待进一步探讨。

 

 
3
一次失败,几乎拖垮Orchard

 

Orchard成立于2015年9月,总部位于英国和美国。

 

2018年,这家公司和GSK达成改变命运的一项交易:GSK把其基因治疗产品组合移交给Orchard,剥离Strimvelis和六个候选产品,以获得后者近20%的股份。根据协议,Orchard还会接管GSK在2010年与总部位于意大利米兰的San Raffaele-Telethon基因治疗研究所的合作中承担的工作。

 

当时,Strimvelis是一种在欧洲获批的离体干细胞基因疗法,用于治疗一种称为ADA-SCID的超罕见遗传性免疫缺陷。ADA-SCID也被称为“泡泡男孩病”,会导致免疫系统功能失调,如果不进行酶替代疗法治疗,通常会在出生后第一年内死亡。

 

该药物定价高达66.5万美元,在当时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疗法之一。GSK尽其所能推销这种昂贵的疗法,甚至声称提供一次治疗无效退款保证,但直到被Orchard接手为止,也只有少数患者接受了治疗。

 

Strimvelis是基因疗法商业化挑战的一个缩影。

 

病人更难找到,而实施自体治疗的程序又会带来后勤方面的障碍。最重要的是,基因疗法的高昂价格引发了人们对可负担性和患者可及性的担忧。

 

后来,出任GSK首席执行官的Emma Walmsley决定,将Strimvelis从一系列产品组合中剥离。Orchard就是他们找到的“接盘侠”。

 

Strimvelis只为Orchard带来了短暂的繁荣。上述交易后,Orchard很快通过IPO募集了2亿美元,第二年,Orchard的股价涨到200美元以上,之后便一路下跌。

 

事实上,Strimvelis只卖给了16个患者。面对药物生产困难且售价昂贵的现实,该公司最终决定放弃了对Strimvelis的继续投资。

 

随着Strimvelis的销售终止,Orchard状况急转直下。“新冠”初期,Orchard为节缩成本不得已裁员四分之一。2022年,又一次裁员30%(约65名员工),并停止了三个项目的进一步投资。而这一次调整,是为了将业务重点放在已在欧洲批准的Libmeldy上,并争取获得保险报销。

 

去年,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Orchard以3.874亿美元现金被日本协和麒麟公司收购,如果OTL-200在美国获得FDA批准上市,后者还将提供每股1美元的额外或有价值权,最终交易额将达到4.776亿美元。每股16美元的收购价格,几乎是消息公布前Orchard周三收盘价的两倍,但远低于这家公司的巅峰时刻。

 

即便如此,消息公布当天,Orchard股价还是暴涨了96%。业内人士认为,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基因疗法的商业化情况并不看好,这时找到协和麒麟共担风险几乎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此前Orchard达成了一项付款人协议,在报销Libmeldy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但销售额依然很少,去年第二季度总计收入660万美元。而另外两种在研疗法同样通过造血干细胞基因工程制成,从成本和市场预期来看,很有可能和Libmeldy的情况相差无几。

 

Libmeldy是否会走上Strimvelis的商业化老路尚未可知。但从生物医药行业对人类生命的善意初衷出发,或许我们可以期待Orchard和协和麒麟能够寻求到合理的报销路径,看到一丝罕见病基因疗法商业化的曙光。

 
参考文献:
1.Orchard sets out to sell world’s priciest gene therapy;BIOPHARMA DIVE

 

2.Orchard follows buyout with FDA approval of rare disease gene therapy;BIOPHARMA DIVE

 

3.Orchard turns to layoffs in cutting gene therapy research;BIOPHARMA DIVE

 

4.Orchard abandons promising gene therapy for rare immune disorder;BIOPHARMA DIVE

 

5.首款!85%患者应答,FDA批准又一款基因疗法;药明康德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