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华FIC新药,即将赢下第二战场


在“转型三部曲”的终章,去年正式剥离仿制药业务的诺华,开始加速在创新产品上的跑马圈地。核药Pluvicto撑起抗肿瘤的大旗之后,这家药企的故事,也眼看在肾病领域延续。

 

4月15日,在世界肾脏病学大会上,诺华公布了Fabhalta(iptacopan)治疗IgAN患者的III期研究的中期分析结果。数据显示,iptacopan能有效降低患者的尿蛋白水平,有望成为首个针对替代补体途径的IgAN治疗药物。

 

近来,IgAN赛道新药获批、高额并购吸引着制药界的关注,并显示出逐渐火热的苗头。但不明确的发病机制,以及并不能说“卖”得很好的首款新药,给这片潜在蓝海蒙上了一层雾霾。

 

诺华有意要带领行业跨进一步。去年,IgAN药物开发明星公司Chinook被浑水做空不到一个月,诺华便宣布以高达3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1月,随着关联Biotech信瑞诺医药的卖身,诺华完整拥有了一系列IgAN在研管线。

 

基于这些底气,眼下,诺华正发起对IgAN市场的抢滩。它透露,已经成功获批过一次的首创新药iptacopan,第二项适应症剑指IgAN。

 

这是一个不断扩大的蓝海市场。不过,置身其中的不只有成为纯粹创新药企的诺华。一出好戏,呼之欲出。

 
 
 
 
1
“自带管线的药物”

 

此次公布的III期APPLAUSE-IgAN研究,旨在评估iptacopan治疗原发性IgAN成人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的主要终点,是第9个月时通过尿蛋白/肌酐比值评估的蛋白尿水平变化,以及24个月内的年化总肾小球滤过率斜率。

 

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iptacopan组患者的蛋白尿水平减少了38.3%。

 

诺华表示,蛋白尿的减少是一个“越来越被认可的”替代指标,与患者的肾衰竭进展相关,并已被用作支持IgAN药物加速批准的临床试验终点。通过此替代终点,FDA已经加速批准了Calliditas Therapeutics的Tarpeyo和Travere Therapeutics的Filspari在IgAN中的应用。

 

基于中期分析的积极结果,诺华已向FDA申请加速批准iptacopan用于治疗IgAN患者的补充新药申请(sNDA),且已获FDA优先审评。若获批准,该药物将成为第一款专门针对替代补体通路的IgAN疗法。

 

在去年10月披露的数据中,iptacopan就展现出了优越性,ODDO BHF的分析师更是用“完美无瑕”盛赞该药物在研究中的表现。当时,分析师们表示,由于iptacopan在IgAN和其他肾脏、血液疾病方面中的前景,其具有成为“自带管线药物(pipeline in a pill,PiP)”的潜力。

 

Iptacopan是诺华开发的一款针对替代补体通路的补体因子B(CFB)抑制剂,于2023年12月获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症(PNH)成人患者,成为该领域首个口服单药疗法。今年3月,EMA人用药品委员会(CHMP)也建议授予iptacopan的上市许可,用于患有溶血性贫血的成人PNH。

 

与阿斯利康的补体抑制剂Soliris(eculizumab)和Ultomiris(ravulizumab)相比,iptacopan的口服疗法在给药方式上具有优势,阿斯利康的药物则是通过注射或输液方式进行给药。

 

Iptacopan简介,图源:诺华官网

 

Iptacopan曾被Evaluate列为10款值得关注的潜在重磅疗法之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该疗法具有治疗多种适应症的潜力。

 

上述适应症之外,Iptacopan目前也在临床阶段探索其他领域的治疗可能,包括C3肾小球疾病(C3G)、免疫复合物膜增殖性肾小球肾炎(IC-MPGN)和非典型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aHUS)等补体介导疾病。

 

去年12月,诺华公布该疗法用以治疗C3G患者的APPEAR-C3G临床III期研究数据。与安慰剂相比,接受iptacopan治疗6个月的C3G患者蛋白尿显著减轻。目前尚未有疗法获批用以治疗C3G。

 

至于IgAN,APPLAUSE-IgAN仍在进行中,以检验iptacopan延缓疾病进展的能力。为此,研究者将考量24个月内的年化总肾小球滤过率(eGFR)斜率。这些结果预计将于明年公布。

 

Jefferies的分析师估计,该药的峰值销售额可能达到36亿美元。

 

iptacopan在研,图源:诺华官网

 
 
2
40余年“肾病”史
 

诺华与肾病的渊源可追溯到40年前。

 

1983年,FDA批准环孢素(也称环孢素A或环孢多肽A等)用于临床肾移植。这款开创了免疫抑制治疗新时代的产品,最初发现于山德士(诺华公司前身之一)的实验室,如今已被广泛应用于肾脏疾病、器官移植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等治疗中。

 

尽管上市已久,且面临众多仿制药的竞争,根据诺华的财报,环孢素在2022年仍带来3.1亿美元的营收。

 

诺华在肾病领域管线布局

 

但平心而论,环孢素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诺华管线中并未见到有关肾病研究的身影。近年来,诺华有意扩大对肾病的投入,“心血管、肾脏及代谢疾病”也跃至该公司现阶段聚焦的四大核心领域之一(其他的是免疫学、神经疾病与肿瘤学)

 

除了紧锣密鼓的筹备iptacopan的相关研究,与其他MNC一样,诺华也在重金买资产。

 

今年伊始,诺华宣布全资收购信瑞诺医药,后者拥有2个处于III期临床的IgAN管线:atrasentan和zigakibart。其中,atrasentan正在全球开展III期试验,中期分析结果积极。

 

Atrasentan是一种强效高选择性内皮素A(ETA)受体拮抗剂,拟用于治疗IgAN患者。36周中期分析显示,研究达到了主要疗效终点,即与安慰剂相比,IgAN患者中的蛋白尿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显著减少;安全性与先前报告的II期AFFINITY研究IgAN队列的数据一致。

 

根据中期蛋白尿终点分析的结果,诺华计划于今年向FDA提交申请,以期atrasentan在美国得到加速批准。

 

Zigakibart(BION-1301)也已启动III期MRCT研究。这些进展意味着,诺华已手握多款临近商业化的IgAN新药,未来将有望改变IgAN药物的市场格局。

 

2023年财报显示,诺华全年实现营收454亿美元,同比增长10%。其中,在美国和欧洲上市不久的放射配体疗法创新药物Pluvicto,2023年销售额达到9.8亿美元,同比暴涨约261%。

 

某种程度上,诺华已成为潜力无限的“核药”代名词,但大厂头顶的“专利悬崖”乌云也很难挥去。刚成为创新“完全体”的诺华表现不错,同时,因分拆完山德士后利润率骤跌也是不争的事实。到2026年,失去多款药物的独家专利的诺华,还可能损失近百亿美元。

 

在果断舍弃ADC大盘后,诺华确实需要寻找更多潜在的可能性。以IgAN为代表的肾病领域,无疑成为这家药企的掘金之地。

 
 
3
隐秘蓝海的角逐者
 
 

前几天,福泰制药和Alpine一笔49亿美元的收购,在IgAN这条隐秘的蓝海赛道的水面砸出巨大声响。

 

这笔交易的重点产品,是一款自免药物povetacicept (ALPN-303),在II期针对IgAN试验中,显示出了同类最佳的潜在疗效,有望在2024年下半年进入III期临床。

 

IgAN是最为常见的一种原发性肾小球疾病,每年全球每百万成年人中,约有25人被新诊断为IgAN。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全球IgAN治疗药物市场预计从2020年的5.67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11.96亿美元,2020年至2025年复合年增长率达16.1%,2025年全球IgAN患者总数将达到近1000万人。

 

从市场格局看,全球仅Nefecon、Sparsentan以及盐酸地拉卓(日本)获批治疗IgAN。Sparsentan由Travere开发,2023年2月获得FDA加速批准,成为首个IgAN非免疫抑制疗法

 

Nefecon则是全球首个IgAN靶向治疗药物,于2021年12月获得FDA批准,现已成为首个同时被FDA、EMA、NMPA三大药监机构批准用于治疗IgAN的创新药物。Nefecon在上市首年销售额达3680万美元,2023年销售额破1亿美元。可能是由于IgAN在美国属于罕见病,Nefecon的商业化成绩算不上亮眼。

 

不过相较于仅有13至15万名患者的美国,国内IgAN患者规模则要大得多。目前,我国预计有260到430万左右潜在IgAN患者。照此说,Nefecon或将在我国获得新的增长点。

 

参赛选手逐渐集聚。

 

与Calliditas签订独家授权许可协议的云顶新耀,自然是跑在第一名的选手,拥有在大中华地区、新加坡、韩国开发以及商业化Nefecon的权利。

 

荣昌生物开发,曾在红斑狼疮治疗的临床研究中取得成功的泰它西普,去年在IgAN中的II期临床研究中也取得了阳性结果,用药24周后,患者尿蛋白水平较基线下降了49%。

 

作为国内首个进入临床阶段的MASP-2单抗,康诺亚的CM338也显示出对肾组织C3、C4、IgA沉积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另外,恒瑞医药、创胜集团、麦济生物等药企也有相关产品处于临床在研阶段。

 

逐渐繁荣之余,IgAN药物研发市场也受到了不少负面消息的冲击。

 

去年8月,刚获得FDA批准仅半年的Sparsentan,在跟厄贝沙坦(Irbesartan)“头对头”的较量中,错过了III期研究的次要终点;10月,另一家明星公司Omeros披露,靶向补体系统MASP-2的单抗Narsoplimab(OMS721)治疗晚期IgAN的III期临床(ARTEMIS-IGAN)失败,并终止这一产品在IgAN适应症的开发。

 

这片蓝海之所以“隐秘”,自然是因为存在着不少未知。不过,探索的过程中总会经历各种挑战,比如安全性、有效性、可生产性甚至药物经济学等的疑问或困难,技术总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进一步的迭代,成功会为勇敢者加冕。

 

期待越来越多新靶点、新技术的探索,揭开IgAN的神秘面纱。

 

参考文章:

1、Novartis touts surrogate endpoint win, nabs priority review for Fabhalta in IgAN;fiercepharma

 

2、355亿巨额并购,IgA肾病赛道起风了;氨基财经

 

3、对话韩照中博士:不意外的IgA肾病III期失败,我们从中学到什么?;同写意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