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回报的美国创新药市场危矣?默沙东打响保卫战首枪


 

 
 

自去年美国《降低通货膨胀法案》(IRA)通过以来,制药界对其中的药价谈判部分哀叹不已,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更是宣称,这是“拿枪指着头进行谈判”。

 

当然,药企高管们并不只是口头说说,也试图通过游说、诉讼等行动以改变局面。默沙东先出手了。

 

6月6日,默沙东在美国哥伦比亚地区地方法院起诉,称美国政府正在推行的IRA关于药品定价改革的部分,违反了美国宪法修正案,使制药商被迫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对相关药品进行谈判。而按照相关条款规定,政府即使出于公共目的使用私人财产,也必须支付“公正的赔偿”。

 

默沙东指出,“IRA制造了一种错误印象”,即像默沙东这样药企是“自愿参与者”并签署一份“协议”,传达政府设定的价格是“谈判”的“公平”结果。但实际上这属于一种胁迫,“简直就是敲诈”。

 

根据进程,最早一批处方药谈判名单将于今年9月公布,直指在美国市场畅销药物。今年上半年,CMS列出了一份药价上涨速度超过通货膨胀的药物清单,涉及Humira、Padcev等众多明星产品。尽管未见默沙东药物身影,但这种定期更新的动作表明,美国政府在价格谈判方面并非走过场,足以令默沙东成为“急先锋”。

 

默沙东预计,其糖尿病药物Januvia(西格列汀)将出现在这份名单里。而诸如Janumet(西格列汀/二甲双胍)和Keytruda(pembrolizumab)等重磅炸弹,也将陆续受到IRA的影响。

 

 
1
“失意”的胰岛素们

 

一些已经发生的转向,证明默沙东替自家降糖药物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胰岛素费用在美国是一笔不小的医疗负担,据估计,2020年美国使用胰岛素患者每人每年的胰岛素费用接近6000美元。国际糖尿病联盟(IDF)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20-79岁的糖尿病患者达3220万人,近四分之一使用胰岛素。而美国的胰岛素价格增长迅速,最高时平均每年增长20.7%(2012至2016年)

 

作为一款选择性DPP-4抑制剂,Januvia于2006年10月获FDA批准上市后,第三年销售额即突破10亿美元,此后持续放量,并在2021年达到53亿美元。尽管仿制药竞争加剧,特别是在欧洲以及美国的需求和定价下降,Januvia去年销售额仅为28.13亿美元,但仍是默沙东重要的创收来源之一。

 

默沙东旗下另一款糖尿病药物Janumet的销售额也在下滑,该药同样可能面临谈判。今年第一季度,Januvia和Janumet合计收入8.80亿美元,同比下降29%。

 

IRA中规定,医疗保险D部分覆盖患者的胰岛素自付费用上限为每月35美元,自2023年1月1日起生效;普通医疗保险患者将从2023年7月1日起享受每月自费35美元的价格上限。在今年2月的国情咨文演讲中,美国总统拜登呼吁,将胰岛素每月35美元的上限扩大到医疗保险之外的所有糖尿病患者。

 

出于对政策的回应,3月1日,礼来宣布其胰岛素类药品在美国全线降价。

 

其中,畅销全球的胰岛素品牌Humalog和Humulin降价70%,于2023年第四季度生效;非品牌Humalog注射液(100 U/mL)的价格将会降至历史最低,为25美元/瓶;可互换甘精胰岛素生物类似药Rezvoglar(5支/包)的价格为92美元,仅为赛诺菲Lantus的78%,于2023年4月1日生效。礼来同时宣布,将患者每月的自付费用限制在35美元或以下,立即生效。

 

两周后,诺和诺德跟进降价,将其胰岛素NovoLog价格下调75%,Novolin和Levemir价格下调65%,非品牌生物制剂的价格也将下调。

 

而另一家MNC赛诺菲早在去年夏天,就宣布将把向美国无保险人群提供的胰岛素价格,从每月99美元下调至35美元。

 

美国胰岛素市场90%的份额长期被诺和诺德、礼来、赛诺菲三巨头占据。如果说IRA中对于胰岛素限价的规定影响的只是布局降糖市场的企业,尤其是上述3家公司的话,那么IRA中的“处方药定价改革”,波及的则是所有在美国市场上销售药物的企业。

 

 
2
剑指MNC重磅药物

 

如果按照IRA的规范执行,从2026年到2031年,累计将有100种重磅药物的通过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谈判降低价格。

 

医疗保险(Medicare)药价谈判时间轴和资格标准
图源:MedTrend医趋势

 

接下来的几轮谈判中,默沙东预计有更多药物被卷入,Keytruda也不会幸免,可能将在2028年进入相关名单。这款PD-1单抗去年为默沙东带来近210亿美元的营收,占公司总收入的35%。

 

2022年,Keytruda以3亿美元的差距不敌Humira,位列药物销售榜单第二名。但不同于Humira,Keytruda的销售额逐年递增。虽然2030年之前,Keytruda也遭受“专利悬崖”困扰,但如果降价谈判被提上日常,无疑令其处境更加艰难。

 

默沙东指出,IRA允许企业在定价上进行“商讨”,允许药企讨论药物的研发成本。然而,这种规定“忽视了药企必须利用为数不多的成功来弥补许多不可避免的失败造成的损失”。

 

药企可以拒绝参与谈判,或最终拒绝以医疗保险指定的价格出售,只不过,这将受到“毁灭性”的税收作为交换:第一年按照其前一年销售额的65%征收,之后逐年递增直至95%。默沙东表示,“如有必要,它打算将此事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

 

除了冲击“药王”的Keytruda外,BMS的“扛把子”Eliquis也处于同样的境地。2012年,Eliquis获得FDA批准上市,用于减少卒中和全身性栓塞患者的非瓣膜性心房颤动(房颤)的风险。该药去年销售额为117.89亿美元,同比增长10%。

 

根据2020年Medicare数据,BMS的Eliquis是D部分支出最高的药物,同样面临专利到期的压力。雪上加霜的是,支出庞大的药物中,BMS另一款药物Revlimid紧随Eliquis之后,而Eliquis的竞品——由强生和拜耳联合开发的Xarelto也位列其中,去年全球销售额约73亿美元。

 

以此而言,被Medicare盯上的产品本就在药企中占据一席之地,“药价控制”的举措,无论从产品的销售峰值还是药企的营收,势必都将产生不小的干扰。

 

图源:MedTrend医趋势
 

 

 

3
还有下一个“默沙东”

 

美国自由定价的市场,吸引和孵化了众多创新药。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日益攀升的医疗开支费用。

 

通过IRA,美国政府希望采取调控药价、减少PBM“差价”等方法,减轻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被纳入谈判的药物须给到25%~60%的最低折扣。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估计,IRA中的药品定价条款将在10年内(2022-2031年),减少2370亿美元的联邦赤字。

 

为了减小改革阻力,美国政府也做出了一些让步,例如IRA中规定,小分子药物在FDA批准后的9年便纳入价格谈判,而大分子生物制剂则是13年。其中,小分子药物的市场独占期就已从最初计划的5年提升到9年。

 

但在众多药企看来,这些时间犹如杯水车薪。并且,将生物制剂与化学药区别对待的做法,同样引起众多反对声音。

 

礼来首席科学和医疗官Daniel Skovronsky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政府应该消除IRA中小分子、大分子药物之间“毫无意义”的区别。

 

持类似意见的,还有诺华首席执行官、美国医药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新任主席Vas Narasimhan。后者在5月初表示,纠正小分子和生物制剂4年的差距是制药行业的当务之急。

 

业界认为,化学药和生物制剂能够享受自由回收成本的时间相近,药物价值通常需要10-14年才能实现,这是由专利保护和市场独占期所共同决定的。

 

IRA的区别对待,将迫使药企不得不想方设法快速提高销售以达到峰值,并且对小分子药物的研发投入可能会更加谨慎。考虑到CGT等疗法的兴起一定程度挤占了市场空间,IRA的出台无疑加剧了小分子药物的危机。

 

包括MNC在内的药企在联名信中,呼吁修正上述区别。“法律阻止我们遵循科学——生物制剂根本无法达到细胞内的某些关键药物靶标,而生物学的最新进展与疾病的因果关系和进展有关。由于低估了小分子疗法的价值,lRA将投资带离了一些新兴科学知识最丰富的领域。因此,作为该法案的直接结果,许多原本可投资的创新项目将不再得到投资者支持,而创新小分子项目的整体资金也会显著下降。”

 

一些投资行业人士也表达了担忧。来自RTW Investments的Rod Wong和Pura Vida Investments的Efrem Kamen称,该法案肯定会导致小分子药物开发减少,特别是在癌症等有重大影响的疾病方面。

 

通常,药物只有在FDA初步批准后,才会开始进行更广泛的研究,探索该药物在其他适应症中的可行性。换言之,一种药物获批的第一个适应症只是一个热身。尽管并非每一种上市药物新适应症探索都会成功,但那些成功的领域可以补偿整个试验过程中的成本。

 

不过拜登政府似乎不太在意这套说法。在最近公布预算时,美国白宫方面表示,允许Medicare就更多药品的价格进行谈判,并在药品上市后尽早将其纳入谈判。该提案特别呼吁,将小分子和生物制剂的豁免谈判期限缩短至5年,纳入谈判的药物数量增加一倍。以此来看,两个阵营的摩擦可能还会更加频繁。

 

默沙东的起诉不是孤例。分析师预计,其他公司可能会跟随默沙东的脚步,在全面实施该法案的药品价格谈判内容之前起诉美国政府。近期,渤健首席执行官Chris Viehbacher在波士顿举行的BIO会议上表示,渤健也在考虑提起相关诉讼。

 

参考文献:

1、Why fixing the IRA matters to all of us;rapport

 

2、Merck & Co. lawsuit seeks to deter Medicare drug pricing negotiation;FT

 

3、美国版“集采”磨刀霍霍,这对创新药产业意味着什么?;同写意

 

4、礼来打响美国降价“第一枪”,胰岛素全球市场洗牌加速;医药魔方

 

5、美版“医保谈判”,医药巨头“掀桌子”:起诉美国政府!;21新健康

 

6、美国开启“医保谈判”,礼来、诺和诺德降价超70%!药品全球降价无禁区?;MedTrend医趋势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