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消彼长,印度制药为中国提供的天赐良机


 

《孙子兵法》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大意就是:先保证自己不被击败,以等待(对手出现错误)而击败对手。自己能够保证不输,但胜利取决于对手。

 

孙子兵法博大精深,可以应用于军事领域之外的广阔空间,包括制药业。中国制药业跻身国际市场,除了自己本身的质量和监管因素之外,也要面对诸如印度的强力竞争。被印度人自诩为“世界药房“的印度制药,尽管在全世界制药业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印度制药的问题,包括质量和监管上的巨大漏洞,也为全世界患者的健康与生命安全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冈比亚和乌兹别克斯坦几十名因服用印度毒糖浆(含有乙二醇和二甘醇)而丧命的儿童,就是印度制药毒瘤的缩影。

 
 
 
 
1
印度仿制药质量问题惹恼美国国防部

 

美国军方的介入,在于仿制药的质量问题已经对美军构成了安全威胁,对此国防部正在制定一项计划,来测试广泛使用的药物的安全性。能将美军至于如此被动地位的,在于以“世界药房”印度为首的仿制药制造商生产并流向市场的问题仿制药,它们以自身的不安全性营造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强效。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国防部官员正在与独立实验室 Valisure 进行谈判,以测试国防部为数百万军人及其家属购买的仿制药的质量和安全性。Valisure 首席执行官David Light 表示,该实验室发现了大约 10% 的药物存在问题。例如在过去的测试中,Valisure 发现多批次的抗惊厥药物拉莫三嗪(lamotrigine)至少 24 小时没有全部溶解,这意味着人体可能无法有效吸收它们。对于依赖药物来调节病情的癫痫患者来说,患者在等药物起效,但药物却没有完全溶解而进入体循环。

 

美国国防部的震怒必须引发FDA的高度关注,实际上,他们对印度等国生产的问题仿制药也早就忍无可忍了,但要不是国防部介入,动静还闹不了这么大。五角大楼针对的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昂贵药物,而是美国人服用的的处方药中十之八九的大路货。

 

FDA 在 2019 年曾表示,62% 的药品短缺是由质量问题引起的。药物短缺的特殊环境下,美国有时会接受那些名声不佳的制造商生产出来的药品,这也是一种类似于“饮鸩止渴“的无奈。然而美国的药品短缺问题不断没有缓解,反而在变本加厉地不断升级,为那些问题制造商的生存空间不断孕育出新的希望。去年 11 月,FDA检查员参观了位于印度艾哈迈达巴德的 Intas 工厂。根据 FDA 检查员撰写的检查记录称,Intas的工人们在FDA检查员到来之前似乎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地”打扫卫生“,更具体地说,就是他们似乎在销毁敏感的质量控制文件,然后装车运走。在检查员到达之前,他们不仅用碎纸机粉碎文件,而且将没有来得及运走的文件用酸液销毁。

 

在FDA这次检查之后,Intas虚心地关闭了该工厂。FDA最近也向Intas发出信息,感谢他们接受检查,并且礼尚往来地禁止了Intas 继续向美国运送药品。但由于短缺,FDA对包括抗癌药物在内的 25 种药物进行了睁一眼闭一眼的网开一面。除了Intas之外,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的某些药品也被禁止进入美国市场。

 

 
2
顺铂市场的博弈

FDA对于Intas的检查,重点涉及的药物包括肿瘤学制剂顺铂(Cisplatin)。顺铂是一种已有数十年历史的化疗药物,通常用于癌症患者。自今年春季以来,顺铂在美国市场一直遭遇短缺的困局。

 

 

考虑到顺铂对于美国患者的重要性,FDA今年5月再度检查了位于艾哈迈达巴德的Intas工厂,后者负责为美国市场生产大量顺铂制剂。FDA在5月初的检查发现,Intas对被拒收批次产品的内部调查问题重重:即没有提供小瓶中发现颗粒的详细信息,也没有从源头上解决根本问题(root cause)。FDA报告中宣称,Intas“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调查来源,并且减少无菌地区孢子形成生物的发生。2020年至2023年期间,在一个设施中发现了780多个生物体实例,在另一个制造区发现了另外342个实例。”Intas对于他们产品质量的问题,似乎采取了“只要我不去检查,我就没病”的鸵鸟态度。而质量管理方面的漏洞,相对于产品问题本身,是FDA更无法容忍的根本缺陷。Intas的质量管理表现,着实撞上了FDA的枪口之上。FDA还列举了清洁湿巾上的磨损线和松散纤维,小瓶装载区域的气流和白色残留物等观察。

 

考虑到顺铂药物在美国市场上的持续性短缺,以及结合Intas冥顽不灵的质量管理表现,FDA已经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的顺铂制药企业。中国制药行业机会的出现,正是来源于印度制药业不断犯下的错误,这正验证了《孙子兵法》中“可胜在敌”的论述。

 

图片来源:济南日报

 

对短缺的广泛担忧导致Apotex(在美国分销中国制造的仿制药公司)和中国一家制药商(齐鲁制药)达成协议,允许后者暂时将顺铂运往美国。考虑到Intas在产品质量调查过程中的玩忽职守的表现,Apotex的发言人日前表示,该公司预计将再推出10批齐鲁制药生产的顺铂,该版本将于本周晚些时候从中国运抵美国市场进行分销。Apotex发言人表示:“我们将继续与FDA和我们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确保这些关键药物的不间断供应。”

 

根据安全用药实践研究所(ISMP)的一份报告,FDA于今年6月批准齐鲁制药的顺铂产品进入美国,尽管该版本的药物尚未被FDA批准在美国上市。此次持外卡打入美国市场,齐鲁制药走了一条“绿色通道”。根据齐鲁给美国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一封信,进口的版本在药物标签方面存在一些差异。ISMP在其报告中表示,进口药品可能引发一些关于包装和标签方面的风险。

 

然而,FDA进口齐鲁制药的顺铂药物引起了国会山的担忧。美国参议员Marco Rubio在六月表示,齐鲁制药尚未完成FDA批准所需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测试。Rubio在给FDA的一封信中表示,这一决定令人担忧,并列举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所发现的中国制药业在健康和安全方面存在的严重缺陷。尽管面临阻力,但对手已经犯下的错误,在以顺铂为代表的关键药物出现持续短缺的情况下,中国药企进一步跻身国际市场的机会已经出现,这样的天赐良机需要中国的药企牢牢把握。

 

 

— 总结   

正如杜牧《阿房宫赋》中写的那样,“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有可能将“世界药房”名誉扫地的,正是世界药房自身。在印度制造不断惹火上身的时候,中国制药业的机会是不是正在悄然涌现?

 

光明磊落地说,印度的问题,正是中国的机遇。能撑起为世界制药业提供原料药和成品药大任的国家,全世界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这不像富士康制造那样的低门槛,转到东南亚的那些国家也能维持。制药业需要监管机构的严格认证并接受定期不定期的检查,不是“你行你上”这样闹着玩儿的。

 

中国的制药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渴望打入利润丰厚的美国制药市场,但相对于印度的表现,中国企业迄今为止的成绩单还称不上优秀。然而,正如《孙子兵法》的观点,“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胜利的机会,通常是你的对手为你提供的。印度药企问题所导致的药品短缺,使得美国开始将目光转向中国。然而中国公司的志向不应只是充当救火队员。他们的眼中,不光是药品的临时许可证,还有在美国市场“扎下去”的长远目标。

 

2023年能否成为中国制药企业进一步进军美国市场的契机,对手犯错只是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但最终还是要依靠自身的实力,把握这样难得的机遇。全球从抗癌药物到抗生素等一系列药物的短缺,又为中国药企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催化剂,要不要从北冥之鲲,化而为鹏,抟扶摇而上九万里?实现这一点,不能仅仅靠价格,更重要的是质量与监管法规的高度遵守。

 

参考文献:
Patchen, T. FDA inspection at India pharma at center of the cisplatin shortage cites multiple quality issues. Endpoints News. 30. 06. 2023.
 

Patchen, T. FDA to import more of cancer drug from China. Endpoints News. 11. 07. 2023.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