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两款1类新药上市:信达入局降脂市场,迪哲挑战肺癌耐药


 

药物研发,时间就是金钱。

 

8月25日,NMPA发布《药品附条件批准上市申请审评审批工作程序(试行)(修订稿征求意见稿)》,对本土申报药物的审批提高标准。未来,“大同小异”药品的比拼真谛或是药企的行动速度。

 

无独有偶,8月27日,证监会关于优化IPO、再融资监管安排、规范股份减持行为及降低融资保证金比例等公告,某种程度也宣告着,生物医药快速退出的资本窗口期正在缩小。

 

这轮调整会给本土创新药带来哪些变化?资本寒冬尚未完全退去,泡沫出清还在进行,想活下去的药企具体该如何布局?聚焦8月上市的1类新药,行业或许可以窥见一些端倪。

 

迪哲医药选择从全线非小细胞肺癌(NSCLC)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人群入手。从国内首例临床受试者入组到正式获批,舒沃替尼片仅用时不到4年。提速的同时,舒沃替尼片“天花板”疗效、安全性双面开花,成为了EGFR exon20ins NSCLC领域BIC产品。 

 

而信达生物,则瞄准了我国超4亿的血脂异常人群,挑战他汀类用药地位,以期帮助心血管疾病(CVD)人群实现治疗拐点。

 

 

 

1
PCSK9后来者,

信达生物能否居上?

 

 

8月16日,信达生物自研的本土首款1类新药PCSK9抑制剂托莱西单抗注射液获批上市,该药在控制饮食的基础上,与他汀类药物、或者与他汀类药物及其他降脂疗法联合,用于治疗原发性高胆固醇血症和混合型血脂异常的成人患者。

 

获批是基于托莱西单抗三项III期临床试验(CREDIT-1、CREDIT-2、CREDIT-4)研究结果。

 

研究中,该药与安慰剂相比,即可降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水平约57%-65%,且维持长期疗效。还有研究表明,针对大剂量强效他汀治疗后LDL-C仍不能有效降低或他汀类药物不耐受的患者,该药也展现了强大疗效。此外,托莱西单抗还可明显降低总胆固醇、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载脂蛋白B及脂蛋白a水平。

 

据悉,原发性高胆固醇血症和混合型血脂异常,通常会在全球第一大致死疾病CVD患者中观察到,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是其致死主要原因。2018年,全国调查结果显示,成人血脂异常总患病率依然有所上升,达到35.6%。

 

在控制ASCVD涉及的多个风险因素中,此前临床常以他汀类药物作为一线治疗。以BIC阿托伐他汀为例,该药曾多年“霸占”药王宝座,全球销售额已累计约2000亿美元。若放量至全球市场,其市场占有率也可见一斑。

 

“降脂新锐”PCSK9抑制剂的出现,颠覆了降脂市场。从机理上来说,与他汀类阻断胆固醇合成不同,PCSK9抑制剂通过降解LDL-C来调控血脂。但独特机理带来的新鲜感并不是PCSK9抑制剂唯一的“卖点”,相对于他汀类药物,其可及的给药方式也更加迎合市场。

 

直观来看,随着PCSK9抑制剂渗透率逐步提升,援引弗沙利文数据,2023年中国市场有望突破10亿元,2030年预计可达90亿元。

 

不过,信达生物也面临着竞品的挑战。安进的依洛尤单抗、赛诺菲/再生元的阿利西尤单抗以及诺华全球首款siRNA降脂药Inclisiran,此前都已商业化上闯出名堂。

 

自2018年起,三款药物相继走进中国。目前,依洛尤单抗和阿利西尤单抗已经全部进入医保,售价为每针300元左右。相比之下,近日,托莱西单抗披露的1388元(含税)/盒零售价并不占优势。

 

其次,托莱西单抗还要应对siRNA“降维”压力。研究表明,Inclisiran的LDL-C降幅与PCSK9单抗相当而作用更持久,且注射一剂疗效可维持半年,显著增加了患者治疗的依从性。2021年,海外的Inclisiran一经FDA上市即迅速放量,次年,销售额还同比增长833.33%。

 

此外,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众多后来者。

 

目前,全球已有多款PCSK9靶向药处于临床开发阶段。国内,君实生物JS002现已向NMPA递交NDA。康方生物的伊努西单抗注射液、君实生物的ongericimab、康融东方的ebronucimab、西威埃医药的CVI-LM001、恒瑞医药的注射用瑞卡西单抗等均处于II/III期临床。

 

(图源:Biotech前瞻)

 

 

 

2
迪哲医药加入,

破局EGFR肺癌治疗困境

 

 

如今,EGFR TKI已呈“四代同堂”,但大多数药仍未突破在二线及后线客观缓解率(ORR)“50%”的瓶颈,临床一线治疗更是只能以化疗为主,如何将治疗关口前移?

 

8月22日,迪哲医药宣布,其首款自主研发的1类新药舒沃替尼片获NMPA批准上市,用于既往经含铂化疗出现疾病进展,或不耐受含铂化疗,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

 

获批是基于一项名为WU-KONG 6的研究,据结果数据,舒沃替尼(300mg QD)针对经治的EGFR exon20ins突变型晚期NSCLC患者,90%以上的患者治疗后靶病灶缩小,ORR也达到“天花板”级的60.8%。在安全性方面,得益于其分子设计的高选择性,舒沃替尼绝大多数的不良反应类型为1-2级不良反应,其他不良反应也均显著低于同类产品。

 

 

不止于此,舒沃替尼单药一线治疗成果也令人欣喜——在单药治疗中,其最佳ORR高达77.8%。目前,一线治疗EGFR ex20ins突变NSCLC的国际多中心关键性研究WU-KONG 28正加速开展。

 

迪哲医药还将目光落准了EGFR TKI耐药治疗。既往3项国内外I/II期临床研究汇总分析显示,针对经5线治疗、EGFR TKI耐药的EGFR敏感突变患者,舒沃替尼单药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接近6个月。现阶段,一项舒沃替尼联合疗法,治疗EGFR TKI耐药的EGFR敏感突变NSCLC的II期多中心临床试验WU-KONG 21正在进行中。

 

肺癌向来是药企在肿瘤界的“必争之地”,其中,EGFR Exon20ins突变是NSCLC罕见突变类型,仅占12%,但本土病例却呈持续上升趋势,市场亦由此拉升。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数据,中国EGFR TKI药物市场将以32.4%的复合年增长率在2024年增至312亿,预计至2030年达到604亿。

 

早有“先行者”在此布局,2021年,强生的Amivantamab与武田的Mobocertinib相继获批,改变了EGFR ex20ins突变患者治疗格局。随后,Mobocertinib扩展市场至中国,今年1月,该药成为国内首款获批的EGFR ex20ins靶向药。

 

面对此前Mobocertinib“独大”的局面,迪哲医药对舒沃替尼赢得市场显得相当有信心。从疗效来看,占领市场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相较于莫博赛替尼,该药还有更高安全窗。

 

可观的市场容量,吸引来的当然不仅有强生、武田与迪哲医药,放眼国内,本土企业研发热情高涨。

 

除迪哲医药外,君境生物的APL-1898、豪森药业的HS-10376、福沃药业的FWD-1509,以及再鼎授权获得的TAS-6417也加速紧随。今年8月,和誉生物完成了ABSK-112海内外IND工作。

 

作为迪哲医药首款商业化上市的产品,舒沃替尼承载了其满腔希望,想象不仅限于国内——舒沃替尼征伐的将是全球EGFR肺癌市场。凭借其疗效和安全性,该药早于2020年、2022年舒沃替尼就分别取得中、美突破性疗法认定。目前,该药全球注册性研究已经有序开展。

 

该药于8月26日开出首方,一脚踏入国内肺癌市场,而另一只“靴子”何时落地,还尚未可知。还有不少人认为,在FDA批准关口缩紧的形式下,由于舒沃替尼患者入组基线等研究因素,该药未必会得偿所愿敲开美国大门。

 

并未囿于对未来的怀疑,迪哲医药打算先走好当下的每一步,成功从原研向商业化跃迁。

 

参考文献:
1、CDE官网

2、各公司官网

3、新药追踪丨PCSK9赛道再来强劲入局者,恒瑞医药,四国鼎立局面形成;Biotech前瞻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