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吉利德等持续加码的HIV市场,本土创新如何迎来黄金时代?


 

 

 

由HIV引起,有着“超级癌症”之称的艾滋病,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资本关注。

 

援引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数据,2020年,艾滋药物规模就达到287.9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这一数字将增至455.8亿美元。如此大的蛋糕,无疑吸引包括MNC在内的不少药企入局。

 

这对HIV领域一直有野望的GSK来说,表现更加直观。在近日披露的财报中,GSK 2022全年销售额近293亿英镑。其中,HIV的二合一药物Dovato销售额就超过14亿英镑。

 

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展望2023年时表示,该公司将终止对细胞和基因治疗的投资研究,把更多的精力将放在占据三分之二管线的传染病和艾滋病毒业务方面。

 

想坐稳HIV领域交椅的,还有吉利德。由于HIV产品等特许经营权的扩张,吉利德HIV赛道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5%。面对GSK另一款长效药物Cabenuva的竞争下,吉利德拳头产品Biktarvy仍实现20%的销售增长。

 

与此同时,吉利德首席商务官Johanna Mercier在电话会议中还补充道,虽然去年先后在欧盟、美国获批的长效抑制剂Sunlenca在近期可能不会成为公司的销售驱动力,但这款创新疗法仍是吉利德进军HIV市场的又一基石。

 

穿越2022年的寒冬,HIV会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么?聚焦到本土市场,哪些创新正成为现实,走向市场?

 

 

 

1
HIV从单药到基因治疗

 

 

世界上关于首例艾滋病病例的正式记录,来自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

 

根据美国疾控部门的报告,当时,洛杉矶的5名年轻男同性恋被诊断出患有一种不寻常的肺部感染。这种疾病被科学家命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即艾滋病,并迅速蔓延到各大洲,夺走了超过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去年12月从卸任的原美国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曾在采访中回忆说,那段时期是其职业生涯的“黑暗岁月”。很长一段时间,不论专家怎么努力,死亡总要比有效疗法来的更快。

 

一筹莫展之际,GSK的前身Burrughs Wellcome推出的抗肿瘤药物齐多夫定(AZT),“阴差阳错”成为破垒治疗艾滋病的关键。AZT为密执安癌症研究所的化学家Jerome P. Horwitz合成的分子,研究表明,该药在HIV感染人群中安全有效。

 

1987年,全球首款用于治疗HIV的药物AZT获得FDA批准。这次成功,也让强生、默沙东、艾伯维等MNC为之一振。随后,像AZT一样的其他的逆转录酶抑制剂接连上市。

 

但治疗时间的延长,让人们很快发现,AZT短暂的高光,并没有将问题最终化解——仅靠单一的药物并不能解决HIV感染问题,该领域治疗研究又一度停滞不前。

 

直到1996年,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提出了“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鸡尾酒疗法,HAAR),使HIV治疗进入划时代发展期。目前,该疗法仍在临床广泛使用。WTO及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HHS)发布的现行指南,也推荐患者使用不同类别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两种或三种药物相结合的ART治疗。

 

21世纪后,新型抗艾药物不断涌现。研究发展到今天,全球已有近6大类30多种药物(包括复合制剂)抗艾治疗药品上市。

 

 

部分已上市药品分类(整理自公开资料)

 

 

尽管治疗方案有所进阶,但治疗局限性仍然存在,包括需每日坚持用药,药物的长期毒性及副作用,终生治疗费用高昂及部分多重耐药患者面临的选择有限。

 

值得注意的是,HIV药物创新还在继续。

 

单以美国市场为例,从2007年,默沙东首个整合酶抑制剂雷特格韦获FDA加速批准,到2014年,GSK的HIV三合一药物Triumeq上市,再到最近的2022年12月,吉利德推出一年仅需皮下注射两次的first-in-class衣壳抑制剂Sunlenca,可用于联合其他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多重耐药HIV感染的成人患者……HIV疗法正逐渐向更长效、安全的作用方向发展。

 

并且,沿着长效、简化治疗的思路,也有科学家正在寻求能一劳永逸的基因疗法。

 

去年10月,一项针对HIV-1的突破性基因编辑疗法EBT-101开始进行全球首次人体试验,并完成了首位受试者的单次静脉给药。这项研究由美国坦普尔大学路易斯·卡茨医学院和Excision生物治疗公司联合开展,有望给当前的HIV治疗格局带来新的突破。

 

 

 
2
国内国外的“冰与火”
 

 

尽管整个盘子足够大,但要论占比,国外的HIV药物市场无疑是如火如荼的一块。北美及中西欧相加,市场占有率已达到91%之多。

 

吉利德、默沙东、艾伯维等制药巨头对于市场扩容功不可没。这些MNC开发的药物一经上市,疯狂吸金百亿美元。

 

 

(自公开资料整理)

 

 

与之对比,国内的HIV创新疗法,目前呈现的仍只是冰山一角。这部分由于我国“抗艾”正式入轨时间很短,社会性新闻“血液污染事件”之后,艾滋病才大范围的进入人们视野。

 

另外,国内市场体量小也与国情和支付方式有关。在治疗选择上,由于国内较少有含多种ART药物的复合药物,一些患者往往会选择海外用药,这缩减了国产药在该市场的占比。还有,国内出台自费+免费赠药的“四免一关怀”政策也对市场体量产生了较大影响,据灼识咨询数据,该支付方式占据我国整体抗HIV病毒药物市场规模的74%左右。

 

以此,国内外艾滋病治疗市场产生了巨大差异,相比正如火如荼的国外市场,中国HIV药物规模仅由2017年的2.42亿美元增长至2021年的3.93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2.9%。

 

当然,中国市场正寻求新的增长模式。

 

随着患者基数的增加、技术不断迭新、艾滋病治疗药物政策的改变——从以往集采,转向政府免费治疗+医保支付+高端自费市场相结合,我国抗HIV用药市场规模的快速提升,预计2024 年我国抗HIV药物市场规模将接近60亿元。

 

其中,自费部分为大多数创新HIV药物的市场,并预期将成为中国HIV药物市场增长的主要组成成分。据IMS的数据,预计到2024 年,医保支付+自费渠道将超过四成。

 

 

我国抗HIV药品各渠道市场规模预测(亿元)(来自华安证卷、IMS)

 

 

整体来看,国内HIV市场正经历以政策为导向的平稳且缓慢增长,若想在这样一个“长坡”赛道中发迹,创新药也许是其二次增长曲线的拐点。

 

 

 
3
吹响本土创新冲锋号
 

 

近年来,随着本土药企在该领域的加速布局,国内抗HIV领域创新药也正在崛起。

 

2023年伊始,艾迪药业就为中国医药市场带来喜讯,其“开门红”药物为国产首款三合一单片复方创新药制剂艾诺米替片,该药主要成分为艾诺韦林,在其基础上进行2个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拉米夫定和替诺福韦)的联合,治疗HIV-1感染。但与传统鸡尾酒疗法不同,该复合制剂在剂型上进行改良,患者每天仅需服用1片。

 

目前,艾诺米替片正开展对762例临床经治HIV受试者的III期临床试验,并已于2022年3月末全部完成入组。而艾迪药业的另一款HIV药物艾诺韦林片,于2021年就正式获批上市年并被纳入医保,是中国首个批准上市的治疗HIV-1感染者的口服1类新药。

 

除了艾迪药业,国内还有包括前沿生物、真实生物等不少本土药企在抗HIV药物研发领域布局,且创新成果丰硕。

 

2017年,前沿生物与美国洛克菲勒大学达成合作,获得了广谱中和HIV抗体3BNC117的全球许可权,该药后与自主管线艾博卫泰联合使用,组成新作用机制的两种长效药物全注射配方,并于2018年获NMPA批准。

 

该组合研究结果表明,达到血浆HIV-1RNA水平低于400拷贝/mL的患者比例为88.1%,对照组中达到血浆HIV-1RNA水平低于400拷贝/mL的患者比例为85.4%,有效性对比基于Kaletra的鸡尾酒方案毫不逊色。

 

 

(来自生命科学前沿)

 

 

最具戏剧性的还属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该药以全球首个双靶点抗艾滋病毒逆转录酶(RT)抑制剂身份于2017年正式获批上市,又被发现可以用于抗击新冠病毒而一度“破圈”,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这款本是治疗HIV的药物,在2020年3月,开启了抗击新冠病毒的III期临床试验后,于2022年7月,获得NMPA紧急附加条件批准,用于治疗新冠感染。

 

在抗HIV方面,临床研究显示,只要口服极小剂量的阿兹夫定(仅为另一种抗艾滋病药物拉米夫定的百分之一用量)就可以达到有效抑制病毒的浓度,且作用持久,单次服药后4天内仍然能够100%的抑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的复制。

 

现阶段,真实生物HIV管线中,还有另一款长效新型口服HIV候选产品CL-197胶囊表现不俗,去年10月,该药获批临床。

 

CL-197属于嘌呤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在PBMC中的活性成分浓度降至其峰值的50%以下约需168小时,证实其具有潜在的长效性,有望实现每周服药一次。

 

无论对于患者还是制药企业,终究艾滋病都还有一条漫漫长路要走。但好在包括本土擦黄鑫的涌现,令业界看到了更多可能与希望。

 

 

 

参考文献:

1.Gilead spotlights growth for HIV,cancer medsas COVID drug Veklury slides;Fierce Pharma

 

2.GSK doubles down on vaccines,HIV medsas CEO Emma Walmsleytouts'landmark'2022;ENDPIONTS NEWS

 

3.共抗艾滋|380亿美元HIV用药市场,治疗药物几何?;博药

 

4.洞见研报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