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耳的至暗时刻


 

“总体而言,我们预计业绩将基本符合预期。”5月,当第一季度报告披露,作为拜耳CEO,Werner Baumann如是对外放出全年展望。

 

拜耳称“2023财年开局业绩符合预期”,尽管143.89亿欧元的销售额是同比下降1.1%的结果,但仍被认为“与上年同期极为强劲的季度销售额持平”。可事实证明,乐观也仅是乐观而已。11月更新的数据显示,拜耳今年前三季度的亏损扩大到42.78亿欧元。

 

没错,一家营收能排进全球前十的MNC,却患上了Biotech常见的“亏损病”。不过这都跟Baumann没有关系了,他把“烫手山芋”——包括2018年对孟山都的并购——留给6月上台的继任者,Bill Anderson。

 

Anderson可谓“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作为掌门人,Anderson不仅亟需带领东家走出业绩疲态,而且得应对接踵而至的麻烦事。

 

过去的几天,拜耳先是被法院判决,向几位原告支付15.6亿美元赔偿,因为他们在使用孟山都开发的除草剂Roundup后,出现了包括癌症在内的伤害。紧接着,由于无法跟对照组拉开差距,拜耳叫停其最重要的心血管药物之一asundexian的III期临床,本就不强的制药部门雪上加霜。

 

11月20日,周一,拜耳股价在开盘后一度下跌20%,创下该公司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市值蒸发约76亿欧元。经此回撤,拜耳股价倒退至2009年的表现。

 

这样的情况,显然只会让Anderson更加不满。第三季度报告中,拜耳将2023财年的销售额指引调整至500亿欧元水平线下,处在485亿欧元到495亿欧元之间。扭亏为盈仍是Anderson的重要考量。为了实现转向,他计划推动这家MNC重组,制药之外的部门面临拆分,叠床架屋的管理层也会被大幅裁撤。

 

需要指出,没人能确保新举措究竟能将拜耳带向何处。2月宣布CEO更换的消息过后,拜耳股价升至近8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可当下,它只能在跟2009年之前的比较中寻求安慰。

 

光有行动已经很难打动投资者了,他们看重的是结果,尤其在拜耳过去十多年以来的至暗时刻。

 

 
1
重大挫折

 

要论21世纪人们不得不面对的“流行病”,以心律失常为临床常见表现的房颤,是其中特别突出的一种。严重时,该病可引起卒中。

 

一项调查指出,全球房颤患者的发病率正快速增长,2017年患者规模就有近4000万人,预计到2050年,全球房颤负担还会攀升60%。抗凝是房颤治疗的基础,可因为对现有药物出血风险的忧虑,高达40%的患者没有接受直接口服抗凝治疗或治疗不足。

 

而这,便是asundexian故事的起点。作为一种凝血因子Ⅺa抑制剂,asundexian被视作新一代治疗包括房颤在内的血栓性疾病药物,旨在抗凝的同时降低出血风险。

 

凝血因子Ⅺa抑制剂作用机制

 

因为看重未来的前景,拜耳在asundexian的开发方面所下赌注甚大。

 

2022年8月,拜耳启动了asundexian的III期临床,包括作为房颤患者潜在新疗法的OCEANIC-AF,以及用于预防非心源性缺血性中风方面的OCEANIC-STROKE。公告强调,这是该公司“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II期试验之一”,预计纳入约3万名来自近40个国家的患者。

 

可研发风险并没有因为“梭哈”而降低。相反,在更大规模的后期临床,asundexian暴露了自身不足。

 

根据11月19日的公告,OCEANIC-AF因缺乏疗效被提前停止。对于心血管疾病的III期研究来说,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结果——通常,这类试验会招募上万名患者,持续数年才能验证新药的获益。此时,距离OCEANIC-AF第一批患者入组时间尚不到一年。

 

OCEANIC-AF中,拜耳将asundexian与已获批上市的凝血因子Xa抑制剂Eliquis比较,首要目标是确定asundexian对预防卒中和体循环栓塞的影响。持续的监测显示,asundexian与对照组相比疗效更差

 

英国第二大银行Barclays的分析师表示,这一失败完全出乎意料,并下调了拜耳的评级。二级市场投资者同样在用脚投票,将该公司股价带回到十多年前的水平。

 

拜耳没空垂影自怜,连锁反应已经启动。早前1月,拜耳预计asundexian的销售峰值将达到50亿欧元。另一家投行Morgan Stanley分析,其中的70%随着OCEANIC-AF的终止成为泡影。并且,asundexian的挫败,也标志着拜耳在与BMS的第二波较量中失去先机。

 

BMS同样在开发一种名为milvexian的凝血因子Ⅺa抑制剂,按照计划,该药至少得到2026年才能完成寻求FDA批准的III期临床。如今,asundexian眼看将优势让给它的竞争对手。

 

BMS正在开发凝血因子Ⅺa抑制剂milvexian

 

这两款在研新药的较量,可以说延续了拜耳和BMS在上一代产品凝血因子Xa抑制剂领域的厮杀。

 

临床试验中,拜耳只能证明Xarelto不逊色于老药Warfarin,BMS的Eliquis则表现得更安全、更有效。商业化方面,得到强生加持的Xarelto,比辉瑞参与的Eliquis更早进入美国市场,不过2022年合计销售额约60亿美元,几乎才是Eliquis接近120亿美元的一半。

 

未来几年,Eliquis和Xarelto都陆续面临专利到期。出血风险较低的凝血因子Ⅺa抑制剂,无疑成为新的战场。BMS和SVB分析师相信,milvexian也会是年销售额突破50亿美元的重磅炸弹。

 

至于asundexian,拜耳尚未完全放弃。正在进行的OCEANIC-STROKE,仍将持续推进,预计2025年10月完成。

 

但此番重大挫折,令其不得不重新评估该药的其他适应症开发可行性——11月上旬,拜耳刚要启动OCEANIC-AFINA,探索asundexian用于65岁以上卒中或体循环栓塞高风险房颤患者。眼下,这项临床前途未卜。

 

 

 
2
“制药”之名

 

在德国资产管理公司Union Investment的专家Markus Manns看来,asundexian是拜耳最有希望的资产之一,“没有它,制药部门就没有可持续的增长”。

 

该言论一点也不夸张。除了股价的波动,我们还能从拜耳营收表现中,为Manns的说法找到现实注脚。

 

单看2022年财报的制药板块,Xarelto和Eylea仍是拜耳的创收主力,前者贡献了45.16亿欧元,后者销售额为32.13亿欧元。严格说,经历长达10年开发的首款凝血因子Xa抑制剂Xarelto,才无愧于代表拜耳的自研实力。作为眼科用药的Eylea,更多来自再生元的努力,拜耳仅获得美国以外的市场授权。

 

拜耳2022年报最畅销药品

 

即使退一步,Xarelto和Eylea看似不错的成绩单,还是折射出拜耳整体上的制药短板。要知道,Xarelto早在2008年就进入市场,而Eylea是2011年开始获得各地监管机构的批准。这意味着,专利悬崖近在咫尺。

 

Xarelto的辉煌难再有了。受市场竞争价格的变动影响,该药在拜耳2022年的销售额数据中,同比下降4.6%。2023年前9个月,拜耳披露,该药营收减少了5.3%。考虑到Xarelto对欧盟国家专利在2023年届满,仿制药的冲击无疑会被进一步放大。

 

前述问题,Eylea也始终得面对。尽管2022年Eylea销售额还呈现增长势头,2025年该药专利也会到期。虽然今年8月,Eylea 8mg制剂获得FDA批准,以剂量换时间却终非长远之计。

 

也许拜耳有自己的无奈。Eylea之下,制药业务其他商业化新产品都还在爬坡,绝对值尚不足以撑起门面。但拜耳是怎样走到“青黄不接”的地步?

 

Cardio,或者更广为人知的商标名Aspirin(阿司匹林),是一个不错的观察切入口。甚至,它也是拜耳制药业务的支点之一。自其问世的上百年来,拜耳每年都能从中获益不小。2022年,光是卖Cardio,拜耳收入7.88亿欧元,同比增长11%。

 

水杨酸是Cardio的主要成分,数千年前,人类就已经知道从柳树等植物中提取药用,以治疗疼痛和发烧。水杨酸的出现,得益于化学技术的进步。但当时人们并未解决用药伴随的诸如肠胃不适、腹泻等症状问题。

 

1894年,化学家Felix Hoffmann加入拜耳,在上司Arthur Eichengrün的指导下,最终于1897年合成了副作用更小的阿司匹林。两年后,该药在全球上市,令拜耳的制药名声大噪,也是它从染料生产迈向化学制药的重要转折点。

 

拜耳Aspirin宣传海报

 

“两片阿司匹林,一觉到天明。”这一度是坊间给该药物冠以的荣誉。进入WHO基本药物标准清单,则属于权威机构对它的肯定。可有时,太过容易的成功,最终导致固步自封。

 

凭借Cardio等药品完成一波资本积累的同时,拜耳加快了扩张步伐。20世纪70年代,拜耳收购美国两家制药公司,令制药业务进一步发展。然而,拜耳也在别的领域频频出手。更准确地说,当我们把其他并购标的纳入考量,可以发现,它似乎并无意于只成为一家制药巨头。

 

多元化是拜耳的执念。进入21世纪,拜耳对自身业务进行重整,剥离了盈利不佳的材料科学等业务,如今的制药、作物科学、消费者健康大体成型。不过倘若以业绩衡量,拜耳更应该被称为一家农业公司。

 

拜耳的制药部门在2022年营收192.52亿欧元,同比增长1.1%,无论哪个维度,都远低于作物科学部门,后者的营收为251.69亿欧元,同比增长15.6%。而消费者健康业务的成长性也不错,同比增长8.4%,创收60.80亿欧元。

 

2023年第一季度报告中,拜耳削减了4个新药研发项目,包括2个I期资产和2个II期资产。它并未详细透露调整原因,例如BAY 2395840。2022年3月,拜耳还就这款BDKRB1受体拮抗剂进入II期临床,向合作公司Evotec支付了300万欧元的里程碑款。

 

种种迹象,彷佛更加坐实了外界对拜耳“农业巨头”,而非“制药巨头”的标签的想象。

 

 

 
3
三家分晋?

 

拜耳对作物科学的布局可追溯至上个世纪,但真正令其跻身该赛道前列的,源自5年前的一次收购。这项交易正是由Baumann主导,标的为孟山都。

 

2016年2月,拜耳董事会宣布,Marijn Dekkers将辞去CEO一职,董事会成员Baumann接手相关职务。不久前,拜耳的材料科学业务拆分上市。从领导岗位退下之际,Dekkers颇为自豪地说,他们已经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在战略层面确保使拜耳成为一家纯粹的生命科学公司。

 

从数据而言,2015年的拜耳兴兴向荣:利润达到103亿欧元,增长18.2%;营收463亿欧元,涨幅为12.1%。Dekkers的展望是2016年更上一层楼,而Baumann选择从农业入手。

 

Baumann(左)与Dekkers(右)

 

上任的前一年,Baumann便对孟山都念兹在兹,但遭到Dekkers否决。甫一上任,Baumann再次抛出了并购计划。

 

尽管股东提出反对,担心此举背后的公司业务转型风险,以及令前几年并购积攒的债务与整合压力再大幅增加,Baumann仍旧力排众议,于2018年以超过600亿美元的对价,将孟山都收归旗下。

 

Baumann的出发点是,拜耳的作物科学业务亟待加强,否则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边缘化。彼时,先是陶氏与杜邦联姻,一举超越孟山都,成为全球最大种子和农药公司;后有中国化工收购农化巨头先正达。而Baumann相信,拜耳的农化积累与孟山都的作物优势结合,会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作物科学业务的引擎是有了,然而Baumann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引擎很快就出现熄火的势头。

 

2023年第三季度,拜耳的作物科学业务营收43.65亿欧元,同比增长0.6%;前9个月的销售额为176.4亿欧元,同步下降6.4%。今年除草剂Roundup的销量虽有增加,价格下跌却把利好抵消。作物科学业务的收益下降,也极大地影响了拜耳的整体业绩,最终呈现亏损。

 

此外,Roundup接连不断的官司,令拜耳不得不疲于应付,散钱消灾。

 

11月17日,美国地方法院裁定,因为Roundup的致癌问题,拜耳需向4名被告赔偿15.6亿美元。自收购孟山都以来,拜耳已支付了超过100亿美元来解决与这款最畅销除草剂的相关索赔,还预留64亿美元用于未来的法律费用——根据监管文件,当下仍有约5万起索赔案悬而未决。

 

拜耳旗下的Roundup

 

或许没人知道,Baumann是否对当年的动议感到后悔。但更重要的是,现任CEO Anderson接下来怎么做。

 

这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Anderson此前回应称,考虑过将公司业务板块一拆为三,但他们正在排出这个选项,至少不会一步到位。最先被分拆的对象,基本落在作物科学和消费者健康两个部门之间。

 

很长一段时间内,作物科学部门都会面临诉讼困扰。如果对其分拆,拜耳某种程度也将回到Dekkers铺垫的遗产上。

 

但该部门仍是拜耳的最大创收来源,顾及Anderson宣布剥离消息的同时强调,“当然不会采取结构性举措来降低我们的运营业绩”,剥离作物科学业务尚存在不确定性。并且,持续的诉讼也使该项资产的转手变得困难。

 

消费者健康部门看似还有不小的成长空间,却也仅此而已。

 

拜耳是少有的将制药与消费者健康资产放在一个篮子里的MNC。上个月,赛诺菲制定了剥离消费者保健业务的计划,继强生、辉瑞、GSK之后,专注于商业利润更高的制药领域。

 

然而悖论是,假设消费者健康业务不那么重要,对拜耳来说,分拆一项可有可无的资产,能在多大程度上快速带它走出泥沼?

 
 
4
一个新拜耳 
 

由于asundexian失败,拜耳的制药业务的管线被大大减弱。法德金融服务集团ODDO BHF的分析师指出,现在,拜耳可能更需要来自其他部门的现金流,以进一步支持候选药物开发,弥补重磅产品的收入损失。

 

这套逻辑过去也被拜耳所坚信。这家巨头认为,作物科学及其消费者健康业务提供的现金流,有助于为其不断增长的制药管线提供资金。

 

结果,拜耳的年收入接近500亿欧元,现金流却常年吃紧,眼下甚至为0。Anderson批评,这实在“不可接受”。但他不觉得拜耳面临“死结”——想获得现金流,需要制药之外的部门支撑;保留业务多元化,将分散公司精力,难以做强。Anderson的逻辑里,减法与加法并存。

 

拜耳新任CEO Bill Anderson

 

Anderson加盟拜耳,不仅公司内部十足期待,还备受外界关注。他的制药产业履历从1997年起步,当时是作为渤健神经病学部门的负责人。2006年开始,Anderson加入基因泰克,此后便在该公司与母公司罗氏之间流转。2019年他出任罗氏制药业务CEO,主导转型工作,最终将罗氏成功带出专利悬崖危机。

 

供职于基因泰克和罗氏期间,Anderson验证了自己的方法论。例如,他希望取消预算,以帮助科学家和团队负责人推动创新,充分利用公司资源。

 

在基因泰克,该做法摆脱了长达数月的预算分配流程,腾出资金用于创新。Anderson透露,基因泰克取消预算后的第一年,支出“实际上减少了”,因为在年底花费不必要的资源以确保明年预算的不良动机已被消除。

 

罗氏的实践也不例外。取消预算,可以给这家MNC每年腾出约30亿美元用于创新。

 

显而易见,Anderson想让执行团队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受限于繁琐的规则和决策流程,MNC员工的潜力通常只有30%到50%被激发。拜耳也遇到叠床架屋、人浮于事的问题。

 

9月,拜耳传出了裁员的风声。到11月第三季度报告披露,该传言被证实。Anderson表示,作为全面改革的一部分,拜耳将在明年年底前剥离多个中高层,公司95%的决策权将从管理者转移到执行者手中。

 

这有别于传统的成本削减。Anderson在电话会上直言不讳,称拜耳过去数年启动了几项计划,可都收效甚微。“高层领导的人数一直没有变化”,而高层跟客户之间“仍然隔着大约12层”,“这实在是太多了”。

 

除此之外,拜耳还可能对制药部门的资产进行重新梳理,例如加大CGT的倾斜

 

拜耳2023研发日展示CGT管线

 

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5年,拜耳对CGT的投资额已超过50亿美元。光是2020年10月宣布收购AskBio,交易就高达40亿美元。AskBio的产品组合,涵盖神经肌肉、中枢神经系统、心血管和代谢、罕见病等多个领域。

 

拜耳制药部门总裁Stefan Oelrich介绍,这些投资为公司提供了一系列价值管线,包括2024年将进入II期临床的帕金森病细胞疗法bemdaneprocel。10月,拜耳还投资2.5亿美元在美国新建了一座工厂,首先会为bemdaneprocel的生产服务。

 

作为救火队长,Anderson坦言,最近的遭遇会令拜耳处境艰难,但不会阻碍转型的有序开展。他对拜耳“健康”的早期管线有信心,该公司今年已经拿到了8个IND,并且仍在一些在推进中。

 

不过,这些动作并不意味着制药部门能豁免于转型的阵痛。OCEANIC-AF被叫停即是一个鲜活的例证。即使CGT领域,拜耳为了将资源集中在某些重要项目上,8月解雇了BlueRock部门50名员工。

 

11月以来,因为确证性试验失败,拜耳从美国市场撤下其PI3K抑制剂Aliqopa;发现微生物污染后,它又召回一批广谱抗癌药Vitrakvi。这些都是Anderson不得不处理的遗留问题。

 

Anderson会带着一个怎样的“新拜耳”归来?答案或左或右,皆有可能。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的动作必须够足够快而有效。

 

由asundexian掀起的余波仍在扩散。11月24日,美国三大信贷评级机构之一穆迪将拜耳评级下调,而当天拜耳的收盘价也下探到每股32.64欧元,一个除了在2009年仅有一天低于此之外,要再往前推一年才能找到的水平。拜耳留下的窗口期已所剩无几了。

 

参考文献:(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1.拜耳2023财年开局符合预期;拜耳中国

 

2.Third quarter below prior year as expected – Group outlook confirmed;Bayer

 

3.OCEANIC-AF study stopped early due to lack of efficacy;Bayer

 

4.Bayer ends large blood thinner trial for ‘inferior efficacy’;BioPharma Dive

 

5.New asundexian Phase III study to include patients with atrial fibrillation ineligible for oral anticoagulant treatment;Bayer

 

6.拜耳启动口服 FXIa 抑制剂asundexian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III 期临床研究;拜耳中国

 

7.Evotec receives € 3 m milestone payment for Bayer starting Phase II clinical development of DNP programme;Evotec

 

8.消炎药阿司匹林的暗黑史:决定二战成败、导致禽流感;澎湃新闻

 

9.Bayer sees further growth after record year in 2015;Business Recorder

 

10.巨亏800亿,阿司匹林之父摊上大事儿了;华商韬略

 

11.Bayer Weighs Structural Changes But Rules Out Three-Way Split;WSJ

 

12.Bill Anderson to become CEO of Bayer AG;Bayer

 

13.Bayer picks outsider Anderson as CEO after investor pressure;Reuters

 

14.New Bayer chief plans a radically different style to cut bureaucracy;Financial Times

 

15.拜耳大幅裁撤管理层,95%决策权将下放给业务人员;写意宣发

 

16.Bayer's trial flop, courtroom setback could restrict CEO's options amid strategic review: analyst;Fierce Pharma

 

17.Bayer’s turnaround plan: Focus on specialty drugs, lower costs and fewer big bets;Endpoints News

 

18.Bayer Aktiengesellschaft (BAYZF) Q3 2023 Earnings Call Transcript;Seeking Alpha

 

19.Bayer: cell therapy is a promising prescription;Financial Times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