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ech破产:创纪录之年过后,2024会发生什么?


对于生物技术行业来说,2023年是经济不确定的一年,这导致资金短缺,创下了Biotech破产的纪录。

 

根据美国SEC的数据,2022年曾被称为10年来破产率最高的一年,有8家Biotech申请了破产保护,而2023年则以高达41家Biotech宣布破产抢走了这一名头。

 

在《2024年生命科学交易趋势与展望》报告中,Ropes & Gray律师事务所指出,去年之所以出现如此多的破产案例,部分原因是2021年的债务融资激增,以应对当年的利率下降。虽然2022年开始,利率回升,债务融资率回落,可前一年埋下的风险最终还是爆发了。

 

值得注意的是,Biotech破产的信号延续到2024年。1月,Humanigen、Athersys等Biotech纷纷进入关停阶段,国内行业同样不乏坏消息。

 

尽管今年开局并不乐观,但生物制药行业接下来能否变得乐观?如果可以,那些活下去的Biotech又需要做对什么?
 
 
 

 

 
1
激增的裁员与破产
 

低利率时期企业通常会选择债务融资,近年来,该工具也在生命科学领域流行起来。随着利率下降,Biotech纷纷向银行寻求资金,但2022年利率上升,使得该行业又重新收紧债务融资的缰绳。

 

这种融资的高比率导致2023年许多企业陷入困境,例如整个行业的裁员浪潮。许多Biotech大刀阔斧进行裁员,甚至连MNC同样不例外:血液制品巨头Grifols裁员2300人,武田裁员1500多人,渤健、基因泰克和赛默飞的裁员规模也达到1000多人。

 

尽管不幸,如此局面也属意料之中。当投资者为生物技术领域提供资金的意愿降低时,该行业的大多数公司,无论是大型制药公司还是初创企业,都借助裁员来应对通货膨胀,保住资本。

 

像已有近20年历史的Infinity Pharmaceuticals,在与MEI Pharma的合并提案被后者否决后,裁减了78%的员工。

 

卖身本是这家英国公司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MEI将提供1亿美元资金,可以支持它持续运营到2025年,开发其3种癌症候选药物。但由于未能获得股东批准,MEI取消了该计划。裁员之后,Infinity于去年9月申请破产。

 

2023年申请破产的明星Biotech之一,是Sorrento Therapeutics。一些人业内人士认为,这家Biotech的策略颇为冒进。

 

在艾森医药核心产品第三代EGFR-TKI上市迟迟未果的情况下,2021年4月,Sorrento宣布以4.88亿美元的对价将其收购。可后来,豪森药业、艾力斯等产品上市,Sorrento却始终等不到获批。

 

此外,受一系列的法律纠纷影响,Sorrento本不富裕的资金储备变得更加捉襟见肘。遇上资本寒冬,运营更显艰难。有意思的是,2020年1月,行情尚且较好时,Sorrento曾拒绝了一项最高可达9.33亿美元的收购邀约。

 

整体来说,成立时间较长,并不意味着能免受倒闭危机困扰。不过,去年关停的Biotech中,很多都起步于2010年之后,有的甚至仅有2到3年的历史包括开发眼科基因疗法的Vedere ll、研究微生物组的Federation Bio,以及专注开发靶向细胞凋亡抗肿瘤产品的BAKX Therapeutics等。

 

 

 
2
缘何落入经营困境?
 

想要回答这股浪潮还会持续多久,就需要厘清导致不幸案例的原因。

 

纵观Biotech的关停声明,大部分将此举归咎为经济环境的惨淡,使得既往的融资市场难以维持。这也是Sarah Stevens的看法,她是Azzur Labs和Azzur Cleanroomson Demand的总裁,Azzur集团主要向制药企业提供从discovery到delivery的服务。

 

Stevens表示,宏观上,后COVID时代的全球经济状况不稳定、供应链逆风和通货膨胀,都导致融资环境更具挑战性。而从科学角度说,生产工艺等方面的创新障碍,制约了Biotech跟上CGT等赛道的机遇。

 

例如,细胞疗法公司Athenex在去年5月宣告结束。FDA在其I期神经母细胞瘤临床试验中发现一名患者死亡后,对其候选药物实施了临床搁置。此前,Athenex还遭遇过一些挫折,口服化疗药物被FDA拒绝批准,公司进行裁员。

 

作为创新驱动的公司,项目的进展往往与Biotech一荣俱荣。而临床失败,也是影响Biotech式微的一大原因。类似的案例可谓比比皆是。

 

2023年1月申请破产清算的Tricida,3个月前曾宣布,其核心管线veverimer的III期临床错过主要终点;同样在1月,Xenikos也透露旗下抗体组合疗法的III期临床终止,原因是达到协议规定的60天死亡率停止边界,随后该公司计划关停。

 

押注热门领域,比方说减重,亦需要面临巨大的失败风险,尤其是在诺和诺德、礼来等巨头抢先一步的时候。

 

9 Meters原打算在去年下半年对一种候选肥胖药物NM-136进行人体测试,该药通过靶向GLP发挥作用。不过很快,它就申请破产保护。这一定程度与项目运营策略、效率有关。

 

实际上,2022年,9 Meters在一项针对乳糜泻患者的III期试验失败。该公司虽然做了方向转型,瞄准几种与COVID病毒相关的疾病,包括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和长期COVID,进展却都不及预期。

 

细胞疗法领域,Athersys去年在测试其干细胞平台治疗缺血性中风的中期试验折戟,因为其300名患者的样本量不足以达到主要终点。而后,该Biotech申请破产,并将其资产出售给日本同行Healios。

 

新药研发受挫并不罕见。经济和科学上的许多因素,都会影响成功与失败之间的界限。Stevens说,即使行业近来在生物制药方面取得了令人惊叹的进步,要开发出安全有效的新靶点疗法,仍然具有挑战性。

 

 

 
3
Biotech续命“三板斧”
 
01
采用其他融资方法
 

一些Biotech,正尝试将特许权使用费融资作为逃离破产结局的一种方式。

 

与债务和股权融资不同,特许权使用费融资允许寻求资金的Biotech不受外部干预。换句话说,掌控权还在创始团队手中,他们不受立即还款的约束,甚至不受短期期限的约束。因此,Biotech无需稀释所有权,就能继续开展研发项目。

 

生物制药领域,Royalty Pharma、Blackstone和Healthcare Royalty Partners等投资者,在特许权使用费融资领域处于主导地位,它们占了特许权使用费交易额的71%。但最近,根据研究机构ZS的一份报告,其他参与者已推动近一半的特许权使用费融资市场份额。

 

该报告指出,规模较小的Biotech求助于这类融资,主要是为了推进其后期资产或支持早期商业化。50%以上的特许权使用费融资交易,都是在Biotech候选药物申请获得FDA批准后才完成的。

 

尽管越来越多的Biotech采用这种融资方式来替代传统融资,但它并非没有风险。如果公司没有足够的收入来偿还投资者,最终欠下的钱可能会超过公司的价值。

 

此外,赠款也是生物制药领域获得资金的方式,它最大好处是无需偿还,但寻找赠款却十分困难。还需要考虑到,大多数赠款往往是一次性的,在这个意义上,它也不是很可靠的融资形式。

 
02
寻找合作伙伴
 

Stevens指出,在经济动荡时期,伙伴关系可以帮助Biotech避免破产,加强创新。

 

面对融资更具挑战性的环境,需要更大的创造力。Stevens补充说,伙伴关系和协作的发展,有助于后续的合并或收购。将资产整合,是一种促进发展的方式,否则它们可能会因技术平台和能力而处于废置状态。

 

近期的例子,包括再生元和Intellia关于CRISPR疗法的合作,以及阿斯利康对Cellectis的CGT产品的投资。1月,另一家制药巨头诺华,也在Voyager基因治疗方面花费了大量资金。

 

Voyager与诺华的合作可追溯到2022年3月,当时,诺华向这家AAV载体开发公司支付5400万美元预付款,并设定了高达17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和特许权使用费。

 

一年后,诺华行使选择权,在之前5400万美元预付款的基础上,再额外支付2500万美元预付款,Voyager还有资格获得高达6亿美元的相关潜在开发、监管和商业里程碑付款,以及相关产品的特许权使用费。

 

2024年伊始,Voyager又从诺华获得1亿美元预付款,后续里程碑付款和特许权使用费总额高达12亿美元。

 
03
设定合适的估值
 

无论是传统的风险融资,还是其他募资方式,切合实际的估值都至关重要。

 

在BioSpace的一份报告中,Cassel Salpeter董事长James Cassel解释道,企业的估值直接影响到融资条件,最近很多Biotech都犯了高估自身价值的错误。

 

Biotech可能必须考虑采取盈利、里程碑付款和其他类型的结构,因为它们真正需要的是投资方的进入、向前推动财务运转,而有些公司管理者对此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Cassel提醒,没有Biotech会因为股权稀释而破产,在很多时候,保留公司的一小部分股份,比拥有100%的公司要更好。

 

投资银行Cassel Salpete医疗保健部门董事总经理Ira Leiderman也认为,虽然很难适应,但行业确实有必要重新评估Biotech以市场价或略低于市场价出售普通股的传统交易。

 

“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会破产。”Leiderman说,“你的钱会花光的。”

 

 

 
4
2024年,能否乐观?
 

1月,美国Biotech Humanigen正式提交了破产申请。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看作是一个象征,一个因为错失风口、回旋余地而成为过去式的代表。

 

Humanigen试图把握COVID-19治疗药物的机会,但2022年就在临床上以失败告终。去年7月,Humanigen表示,预计将无法继续持续经营,并正在探索所有重组方案,其中可能包括启动破产或其他破产程序。

 

最终,当所有选项被拿掉后,Humanigen不得不走上关停之路。

 

但Humanigen的经历并不意味着今年该行业注定要失败。事实上,行业人士相信,美股IPO有望在今年反弹,随着该行业重新站稳脚跟,人们对其持谨慎乐观态度。

 

Stevens认为,2024年剩余时间和2025年的乐观迹象越来越多。

 

“投资界十分活跃,服务供应商也在不断发展,以满足生物制剂和药品生产的特殊需求。”她补充说。为确保生物技术治疗革命的全部潜力得以实现,合作伙伴关系与合作的重要性,将与日俱增。

 

但回到中国,这个问题似乎还面临许多不确定性。

 

成立7年的国内Biotech博际生物,1月已正式向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申请。一个月后,联拓生物发布公告,称将在2024年基本完成全面关闭业务,在2027年上半年完全解散。

 

前者以抗体发现和筛选技术、平台闻名,从成立到首个管线获批临床试验仅用2年时间。不过,自2021年3月到申请破产,博际生物再未披露新一轮融资。

 

联拓生物有些不同。这家Biotech所要讲述到license in模式故事,已越发不受欢迎,一个显著的例子是,科创板等二级市场逐渐加强对Biotech原始创新能力的审查。从去年开始,联拓生物一转作风,频繁出售资产。随后,CEO、CFO接连离任,多少暗示了公司的管理问题。

 

这些本土案例会是生物制药行业“暴雷”开始,还是泡沫出清的结束,想必答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就会变得更加明显。

 
参考文献:
1.Biotech bankruptcies: what to expect in 2024 following a record year? ;Labiotech

 

2.Biotech Gets Creative to Avoid Bankruptcy in 2024;BioSpace

 

3.COVID-19 treatment developer Humanigen files for Chapter 11 bankruptcy;Reuters

 

4.拒绝卖身的“倒爷”Biotech,转眼进入关停倒计时;同写意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