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狂欢属于少数:东曜撤退背后,卡在半路的Biotech如何善终?


 

新药大浪淘沙,市场风云变幻。要论当下火热,少不了一颗“魔法子弹”。

 

去年ASCO会议上,德曲妥珠单抗(DS-8201)治疗HER2低表达乳腺癌的III期临床数据公布,结果惊艳四座,参会人员的欢呼和掌声经久不息。随后,DS-8201一周内揽下两项首款新适应症,可谓重塑了临床对乳腺癌的分类和治疗。

 

DS-8201所掀起的余波并未消退,谈论2023年业界对于药物创新的想象空间,ADC仍是其中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

 

今年2月,DS-8201首次在在华获批,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一种或一种以上抗HER2药物治疗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成人乳腺癌患者。不到一个月,辉瑞与另一家ADC巨头Seagen的收购案传闻,最终以430亿美元尘埃落定。这甚至拉高了两年前与Seagen有过合作的荣昌生物的股价,消息传出后,荣昌生物上涨超过6%。

 

世界正沉浸于ADC带来的狂欢中。然而,福兮祸所伏。

 

3月13日,由于发生5级致命不良事件,Mersana旗下XMT-2056的I期试验被FDA暂停。该药是一种针对HER2新表位的STING激动剂ADC,主要通过肿瘤驻留免疫细胞和肿瘤细胞中的STING信号激活先天免疫系统,可实现STING激动剂的全身给药和肿瘤靶向递送。

 

无独有偶,4天后,国内的东曜药业发布公告,自己叫停了III期临床的HER2靶向ADC TAA013。东曜药业坦言,随着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相关ADC市场竞争格局发生显著变化,公司管理层综合评估,觉得TAA013在同类赛道产品的市场表现,将远低于早期规划的预期。

 

有分析指出,这是因为DS-8201挤压了未来的商业化空间,也有人认为,此举实乃经历了有限的试错后正常的策略调整。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DS-8201强势登台,其他布局HER2靶点的药企都有些焦虑。

 

这片看起来有着无限想象的蓝海,真有那么“蓝”吗?如果不是,入局玩家又该作何抉择?

 
 
1

正在关闭的机会窗口

 

PD-1抗体之后,全球药企又开始扎堆入局ADC,产业界以及投资者都将其视为不容错过的风口。

 

目前,全球已有16款ADC药物获批上市,其中在国内上市的有8款,分别是罗氏的T-DM1与维泊妥珠单抗、GSK的GSK-2857916、Seagen/武田制药的维布妥昔单抗、辉瑞的奥加伊妥珠单抗、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吉利德/云顶新耀的戈沙妥珠单抗、阿斯利康/第一三共制药的Enhertu。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测算,2030年全球ADC市场有望达到638亿美元。而其他公开数据显示,全球已披露的ADC中,腰部产品销售额增速较快,增长率普遍超过了80%。

 

2022年全球ADC药物营收Top10(图源:药融圈)

 

明星靶点HER2领域,爆款产品DS-8201去年全年营收约为1616亿日元(约合12.38亿美元),同比上涨超190%(2021年4.26亿美元),攻势凶猛。

 

DS-8201业绩(图源:第一三共财报PPT)

 

相比之下,作为第一款真正商业成功的ADC产品,罗氏的T-DM1却显得有些后劲不足。

 

面对DS-8201的强势冲击,罗氏不得不选择降价来抢夺市场。罗氏在去年两度降价,幅度超50%。虽然在2022年,T-DM1仍以全年营收20.8亿瑞士法郎位居榜首,但同比增长7%,相较于2021年16%的增长率疲态渐显。要知道,2021年全球ADC市场规模超过52亿美元,T-DM1以21.70亿美元的销售额独占半壁江山。

 

国内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虽暂未披露数据,但其于2022年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用于胃癌治疗,尿路上皮癌也于近期被纳入医保,市场预计其去年销售额或挤进前10。

 

DS-8201在华获批似乎成了那根策马的鞭,在研的国产HER2 ADC开始加紧赶路。

 

3月2日,新码生物宣布HER2 ADC新药ARX788治疗乳腺癌的II/III期临床期中分析达到界值,拟申请提前终止研究并向CDE递交上市申请。浙江医药已向CDE提交沟通申请,如若顺利,这将成为第一款申报上市用于乳腺癌的国产HER2 ADC。

 

不过根据深蓝观的报道,一位业内人士认为,ARX788的载药比、疗效跟DS-8201基本没有什么可比性,只剩下安全性和价格值得期待。

 

加之此前,维迪西妥单抗已成功进入医保,留给其他国产HER2的商业化空间好像也不多了。面对剧烈变化的市场环境,东曜药业“舍弃”TAA013不失为明智之举。与其将资源押宝在未来不确定的HER2 ADC商业化,不如继续发展包括ADC在内的具备更大确定性的CDMO业务。

 

早年东曜药业就启动了创新转型,而最新的财报也印证了服务端的可观空间。东曜药业收入从2021年的7632.5万提升至2022年的4.42亿,增长幅度接近500%。

 
2

“单车”如何变“摩托”?

 

与T-DMI“硬刚”的DS-8201,基本已封堵了其他me-too药的出路,想要做出me-better却并不容易,现阶段留给fast-follow的机会也所剩无几。随着监管要求的日益严格,反响平平的me-too或再难被认可。

 

问题是,处在临床阶段的该怎么办?如何逃脱被架在火炉上炙烤的命运?

 

目前,国内已有20多款(含上市和引进)HER2 ADC进入临床阶段,其中处于III期临床的有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HER2阳性乳腺癌肝转移,HER2低表达乳腺癌)、恒瑞医药的SHR-A1811、浙江医药的ARX788等。复星医药、三生制药、上海医药、嘉和生物等也有HER2 ADC处于临床阶段。

 

除了HER2外,EGFR、TROP2、 CLDN18.2等热门靶点也吸引了不少企业驻足。ADC领域已然打响了突围战。

 

例如,很多Biotech在苦研DAR(药物抗体比),通过对偶联方式和连接子的改造试图研发出更高的DAR;还有企业将眼光转向ADC的偶联物,与siRNA或PROTAC技术相结合,延伸出AOC和DAC等概念,这些都不失为破局的好方法。

 

此外,布局适应症的差异化也能让企业减轻压力。荣昌生物在先行适应症上避开了乳腺癌,选择HER2阳性胃癌和尿路上皮癌。

 

授权出海也是一条路。还是荣昌生物,2021年其将维迪西妥单抗授权给Seagen,获得2亿美元首付款和未来有望24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放眼整个ADC,去年也有不少license-out案例。5月,礼新医药将Claudin18.2 ADC授权给美国Turning Point;7月,石药集团宣布将Claudin18.2 ADC SYSA1801的大中华区外全球权益授权给ELEV;同在7月,科伦药业也宣布与默沙东达成治疗实体瘤的ADC的研发合作及许可协议,涉及总金额超9亿美元。

 

ADC很“卷”,但只是“卷”在热门靶点和已知技术上。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聚焦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只要在某一点上取得突破可能就会带来惊喜。

 

退一步说,如果实在“卷”不动,和东曜药业一样及时止损,也未尝不是一种变通之法。对于ADC,不存在一款药物可以通吃绝大多数适应证,也不仅仅只存在一种研发范式。因此,在实践中找到所长和机会,及时调整,或许更容易成功。

 

从已批准药物和开发中的候选药物可以看出,新一代ADC的特异性和细胞毒性,较之前几代产品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进。然而,它们仍存在一些局限性,比如有限的实体瘤渗透性和毒性,以及耐药机制的问题。

 

可以期待,泛偶联时代,放手一搏的创新药企,仍可能走出一条差异化发展之路。

 

参考文章:(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1、剑指HER2低表达乳腺癌,阿斯利康/第一三共DS-8201获FDA优先审评;同写意

 

2、国产 HER2 ADC 的时代要来了吗?;Insight数据库

 

3、国产ADC的明天,是卷王还是药王;深蓝观

 

4、东曜药业HER2 ADC项目终止!HER2赛道爆发前夕,市场大洗牌?;医药经济报

 

5、全球16款ADC“重磅炸弹”获批上市,国内110+家企业竞争激烈!;药融云

 

6、中国ADC的进击之路:需要脚踏实地,但也需要“黑科技”;氨基观察

 

7、“魔法子弹”ADC肿瘤药引领靶向治疗新风向,百亿赛道内卷如何破局;环球医药网

 

8、回顾2022年ADC行业,看展望与破局;药时空

 

 

Recommended content

Contact us

Address:Room 62, 6th Floor, Building 1, Zone 1, No.186 South 4th Ring West Road , Fengtai District, Beijing

Tel:010-83634390

Address:Address:Room 1704, Building E, Nanotechnology Park, SIP, Suzhou, Jiangsu Province

TONACEA

图片名称

XIEYI Release

图片名称

TONACEA Biotech

图片名称

TONACEA Micro Service

图片名称

©2022 TONACEA(beijing)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